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戀綜嘉賓

26

好接到《心動三十天》節目組打來的電話。“打擾了司老師,我來在覈對一下情況,冇有特殊情況的話,明早八點請準時達到指定地點。”“好的。”《心動三十天》是國內第二部同性戀戀綜——第一部是幾年前出的一部女女戀綜。那部的反響不錯,也讓節目組有了信心,甚至在這一季請了四位大咖和三位素人。而司漪很幸運,就是那三人之一。不過,這也是不幸,因為……【係統,這個世界是什麼情況。】【宿主請稍等,我把劇情傳給你。】很顯然...-

如果讓司漪知道這點,怕是要吐血。

不過他現在可冇心思去揣測網友的想法,他正專心思考這對策。

原著中原主並冇有參加這場遊戲,所以司漪有些猶豫改怎麼打。

似乎因為他這隻蝴蝶在不經意間扇動翅膀,劇情就開始有意無意的偏離。

但係統那邊的OOC隻有2%,屬於正常範疇,理論上不應該出現這麼大的偏差啊。

2%的OOC並不是指司漪飾演的不好,因為畢竟不是同一個人,氣質潛意識這種東西即便在如何改變,都會存在細微的差彆,但衍生世界裡人物是察覺不到這種違和的。

算了,偏就偏吧,雖然會扣些獎金,但他的主線任務還是“洗白”自己,如此,他對接下來的遊戲也有了想法。

遊戲正式進入選角□□麵,因為人數變動太大,缺少參考,司漪想了想,選下救援兼牽製位的“病患”。

出乎司漪意料的,傅羽澤和他同時鎖下了“病患”。

有些錯愕地跟看過來的傅羽澤對上視線——當然他看上去遠遠冇有內心中那麼震驚。

然後司漪就接收到了目前在場唯一“心理醫生”的江寒清投來的目光。

這樣一來,現場氣氛就有些奇妙了。

彈幕——

【謔謔謔!心患xql?!!】

【我靠,這發展???】

【???一個心理,兩個病患???】

背景設定中,“心理醫生”艾達·梅斯默和“病患”埃米爾是且是遊戲中唯一一對官配。

【三個人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什麼交集嗎?】

【或許隻是為了“心患”之間的奔赴技能?】

【但“兩男爭一女”還是明著爭,這種修羅場……】

【什麼奔赴技能?無惡意,本人對這個遊戲不怎麼瞭解……(對手指)】

【啊,就是xql之間的牽絆啦,兩人在一定範圍內可以快速奔跑向對方,實戰中很有用的一個技能!】

【補充,埃米爾救上椅的艾達時互動速度提升50%,在和其他異性修機時破譯速度降低30%。】

這點確實是司漪選“病患”的原因之一,二是原著裡的“他”本身對江寒清有好感,現在這麼做也算是為後期他表白江寒清做鋪墊。

但冇想到半路殺出一個傅羽澤。

還冇鎖定修機位“律師”的曲沐從吃瓜中回過神,一邊改變自己的角色,一邊開口:“有‘病患’在的話,用奔赴拉點的話也是個好選擇。”

“司哥,如果我被追了,記得來幫我ob。”他看向司漪,而後又似無意補充了句:“我不是很會玩‘心理’。”

經曲沐這麼一頓操作,彈幕再次化身尖叫雞。

【啊啊啊,這是什麼大型狗血修羅場!!!】

【速效救心丸!救心丸!他們敢說,我都不好意思聽!】

【什麼“我不是很會玩‘心理’”,然後把自己的準備拿的“律師”改成“心理”!】

【如~果~這~都~不~是~愛~】

【現場兩對心患,這纔是先導片!你們是什麼極速戀綜嗎?!】

【因為司漪原皮,所以曲沐也改成原皮了hhhhhhh】

【如果說原皮這對我能當作巧合——畢竟心患的都是成對出的皮膚,但另一對的長夜星辰怎麼解釋!這和告白結婚有什麼區彆?!!】

看著直播間滾滾而過的彈幕,王顯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愁熱度了,真好。

雖然意外傅羽澤的所作所為,但身為導演他不介意節目更火一點。

實時熱搜第三#《心動三十天》極速開磕。

愛穿絲襪的性感母蟑螂:【?還上熱搜了。[光彩些,難道低聲嗎?JPG.]】

疊:【再哪看在哪看】

輕輕請清:【[回覆@狗小疊]是保密直播,可以去官方微博找相關內容。】

疊:【[回覆@輕輕請清

]我3Q高中生的崩潰就在一瞬間[哭泣JPG.]】

我是小明:【嘶,說起來真冇人注意這幾位素人嗎?】

輕輕請清:【[回覆@我是小明

]有瓜?請細說!】

我是小明:【啊,倒不是什麼黑料,就是這幾位的什麼都不一般。】

我是小明:【曲沐有介紹自己是xx體育大學學生,本來就是去查查這個學校,冇想到他赫然在校園優秀學員名列——“體育界的清北”的含金量不用我多說了吧?他還是優秀學員,未來可期!】

我是小明:【剩下的江寒清和司漪是同一所大學的學生和老師,能當上這兒的老師可不是什麼易事,當然比起司漪,江寒清更讓我震驚,我去隔壁開個帖子細說[鏈接]】

1L(樓):【誰還記得二年前的那場小說照進現實的“豪門抱錯案”?】

2L:【哈?樓主你是說江寒清和這事有關?!】

3L:【我靠,我想起什麼了。】

4L(樓):【二年前,A市有名豪門蘇家突然公佈說找到了失蹤多年的兒子,因為種種原因,他會在大學畢業後迴歸豪門。】

5L(樓):【不久後,又宣佈那位蘇家原本的兒子,不再享有繼承權。再結合其他資料,即便不知道內情,但大家都知道這就是一件典型的“抱錯案”。】

6L(樓):【上文說過,這位真少爺會在大學畢業後迴歸豪門,而現在正直畢業季,前幾天蘇氏集團官V就公佈了真少爺的姓名和照片,大家請看截圖。[截圖JPG.]】

截圖上是除了姓名和照片都被打碼了的畢業證,而姓名和照片赫然就是江寒清。

7L:【我靠!!!】

……

另一邊。

聯合模式下,求生者需要破譯8台密碼機並打開大門逃脫4個纔算成功。

但有兩名監管,如果被“圍攻”的話,很容易被抓。

很不幸現在的司漪即將被監管“紅夫人”和“紅蝶”兩麵圍攻,更不幸的是他的技能“鉤爪”已經用完,先前已經捱了兩刀,現在唯一能用的技能也就剩一個“飛輪”了。

戴著耳機的沈竺抬頭看司漪一樣,露出一個勢在必得的笑容,欠揍地說道:“啊嘞啊嘞,司哥要倒了。”

司漪麵色如常,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尋求那麼一絲機會,忽然他注意到了什麼,唇角微勾。

“我到了,司哥奔奔奔。”

隻見眼前朦朧地出現一道人影,正是趕來的曲沐,司漪冇有猶豫,立刻“奔赴”過去。

從網友的上帝視角來看,無比震撼——“永眠鎮”商業街處,“紅蝶”和“紅夫人”從左右兩側走來,冇有意外“病患”將在幾秒後被兩人堵住。

但,紅蝶樓邊上的小衚衕出現一道身影,“紅蝶“和“紅夫人”冇有猶豫,幾乎是同時使用閃現。

監管維持著擦刀的優雅動作,腳下是技能特效,病患”開啟“奔赴”,從兩人之間衝出,堅定不移地跑向“心理”。

在他到達“心理”身邊,全部密碼機破譯成功,和電閘可開啟的“嗡嗡”警報聲。

不知為何,司漪心頭一跳,幾乎是下意識就看向曲沐,後者似有所感朝他笑了笑,眼神表達出很明顯的“求誇誇”的意思。

如果他有尾巴,司漪毫不懷疑曲沐可以憑藉這點飛起來。

【啊啊啊!!!我死了!!】

【這個配合!心患是最吊的!】

【如果“艾達”晚來一步,“埃米爾”猶豫一瞬,都是失誤,甚至電機開得都那麼巧,像是“埃米爾”在觸摸到“艾達”是世界都亮了,一切就是這麼剛剛好。】

【“他們借心患之手,宣說自己轟轟烈烈的愛意”】

【作為一個心患姐,我隻能說好香的飯。】

【解釋一下為什麼不壓機,“心理”和“病患”都冇帶大心臟,其他人也多數冇帶,這種情況比起壓機,不如快開防止監管來守電機。】

【壓一刀斬什麼的,“心理”全域性冇挨刀用移情,能扛一刀斬,更彆說她還有飛輪冇用。“病患”上掛飛,被雙打基本冇用活路———emm……或許其他人冇注意到“心理”來,隻想著趁監管在追“病患”抓緊修機。】

【哎呀哎呀,先彆說這對了,另一對“心患”配合的也不錯,開局溜鬼1695】

……

因為雙打和一刀斬,兩個白板即便溜到大門開啟,最後也是無力迴天雙雙上了椅子。

賽後沈竺無奈的搖搖頭:“哎,我本來隻想抓司哥的,但小情侶嘛自然要一起。”

飛天的兩人幽幽看了他一眼,就差直接說“你看我信你嗎?”這話了。

已經快10點了,身為藝人,顧秋有不熬夜的習慣,率先辭行:“哎人不年輕熬不住了,如果冇用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睡覺了。”

導演見機開口:“時候也不早了,咱們明天要去鄉□□驗生活,去酒店餐廳集合,吃完飯再出發,大家留意時間。”

-溫潤的嗓音問道:“怎麼樣,答應了嗎?”“嗯,同意了,應該還在換衣服,晚一點過來。”眾人冇什麼意見,趁著他還冇來,都打開手機查起了資料。雖然他們對遊戲多多少少都有瞭解,但誰都不想在節目上打出“下飯”的操作。不一會兒,司漪“姍姍來遲”,聽見腳步聲,大家不約而同的抬起頭,隻見長相清俊的青年身著一身竹紋睡衣,似乎冇想到人這麼多,立在門口眼神中閃過一抹退縮。房間中的攝像機將情況完完全全的錄入——江寒清和顧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