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戀綜嘉賓

26

【前麵的你這就懷疑人生了?可彆忘了,還有四位“建模人”呢。】嘉賓到齊大巴也開始走了,李邵在車上公佈行程:“幾位老師,我們今天的行程分彆是去飛機場、DSJ.基地、橫影接人,在節目組定好的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出發去B巿海邊的民宿正式開始節目。””我們首先要去接的嘉賓是陸梓澄,他是專業的賽車手,獲得的成就有FIAGT大獎賽冠軍、WRC世界拉力錦標賽冠軍等——因為我不是很瞭解賽車,隻提了拿冠軍的兩個,某種程...-

司漪見打頭的陸梓澄推開門,然後又退出來,回頭不可置信地朝他們眨巴眨巴眼睛。

心中升起好奇,司漪側身朝裡麵看去。

沈竺趴在傅羽澤腿上,四肢撲騰著,隻是被後者武力鎮壓。

傅羽澤右手揚起,剛想打下去,就注意到門開了,手一時僵在了半空。

趴著的沈竺閉著眼睛,感受到久久冇落下來巴掌,疑惑的睜眼看江寒清,又順著他的視線看向門口,不知所措。

司漪看著屋裡兩人怪異的姿勢,嘴角難得的勾起一絲笑意,雙手抱臂,調侃了句:“謔。”

雖然兩人回過神,瞬間就分開來,但還是被攝像頭捕捉到了之前的姿勢。

外界不知道傅羽澤和沈竺的關係,看著這一幕,隻覺得兩人在不知名的角落已經發展出了“姦情”。

【啊?這進展?】

【我以為咱們老傅是最後一個談的,或者談不到,冇想到啊冇想到,媽粉欣慰[慈祥微笑JPG.]】

【腹黑霸總影帝x喪係電競小狼狗的組合我可以!】

【謔謔謔,沈狗居然有臉紅的一天?!我太可了!喪係是最吊的!】

沈竺打法猥瑣,時常在你血量不健康打算回城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你身邊給你一套技能,把你帶走,因此被親切的成為“沈狗”——不過這種情況大多出現在他的娛樂直播中。

現下,沈竺看見攝像頭就能預料到網友的發言,一想到他們把自己和那個可惡的舅舅湊成一對,他就窩火,把自己氣得都臉紅了。

看到司漪,他像是找到了發火對象,齜牙咧嘴的吼道:“你亂想什麼?!我跟他冇那種關係!”

不過配合他“羞紅”的臉頰,這話不刺耳,反而格外的可愛。

《心動三十天》的嘉賓大咖巨多,冇有劇本,王顯誌導演本來還擔心節目效果不夠,看到這一幕就差樂開了花。

有了這事,即便在回酒店的路上,沈竺冇有和傅羽澤有任何實質性的接觸,網友也覺得自己磕到了糖。

沈竺熬夜熬得人也飄飄的,上車時人一個栽楞好懸冇摔倒,傅羽澤怕他卡死回去不好交代,故而瞅了他一眼。

【害羞了害羞了!真可愛,老傅還偷偷看了竺子!】

【這幽怨的小眼神!!還說冇有關係?!】

【澤竺鎖死!鑰匙我先吞!】

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主角攻有了其他“CP”,劇情已經崩了,但司漪並不擔心,因為他知道這次CP事件非但不是崩劇情,還是主角攻受感情線上的一大突破。

原本兩人互生好感,但傅羽澤並未表現出來,麵上還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樣。

而江寒清,他早在十幾天的相處中對前者有了好感,但顧及著“澤竺CP”的存在,自己在暗中內耗。

直到節目組讓選出一位心動嘉賓,江寒清才鼓起勇氣大膽詢問傅羽澤的選擇,後者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去公開了他和沈竺的關係。

本以為是官配,結果是□□,澤竺CP粉一陣鬼哭狼嚎,叫喊著不要“澤清”,可惜最後還是逃不過真香。

不過這些都是原著後話了,現在的他們纔剛到酒店。

至此本季戀綜嘉賓全部到齊。

天色已經有些暗下,加上明天才正式開始錄節目——今天充其量算個先導片。

導演讓眾人圍坐在一間客房,年紀從大到小,依次介紹自己和理想型。

第一位就是在酒店迎接他們的顧秋。

男人年紀不大,但臉上卻掛著與其不符的慈祥笑容:“大家好,我叫顧秋,今年三十,是一名演員……理想型嘛…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要閤眼緣吧。”

【秋秋才三十啊,為什麼有五十加的表情管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秋秋看起來不是來談戀愛的,像是來當管事的。】

第二位就是傅羽澤了,在他開口前,彈幕就是一陣沸騰。

【啊啊啊,老傅老傅!老傅的理想型到底是什麼?!!】

【按照以往采訪他的反應,估計是泥石流。】

【啊?理想型是泥石流?哈哈哈哈,好吧好吧不鬨了,快看直播。】

“傅羽澤,也是演員,二十七,理想型是靈魂契合的伴侶——不過大抵不會遇到。”

【嗯,這很很傅羽澤。】

【果然!這個男人他就冇有抱著談戀愛的目的來戀綜!】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下一位是誰?素人嗎?】

因為大家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況,由支援人點名告知順序,而第三位,就到了司漪。

司漪表情淡淡,例行公事般開口:“我姓司,漣漪的漪,二十四,工作是一名聲樂教師,理想型……”

司漪突然一笑,補充道:“跟傅先生一樣,靈魂契合,其他的冇什麼要求。”

麵前男人還是今早的那副模樣,衣服褲子冇有一絲褶皺和偏移,但此刻臉上露出與整個人正式風格相反的笑容。

似乎連他自己都冇有注意到,隻以為自己是一副職業性的禮貌微笑。

【謔,鯊我!】

【媽媽,我好像發現了一個蠱男人……】

【嗚嗚嗚,衣服釦子繫到最上麵,看起來禁慾,但一笑又像是眼中含情……】

當然,不僅是網友這樣想,現場的大家也這麼覺得。

從司漪出場就是以不苟言笑的禁慾係美人形象示人,還帶點麵癱屬性在身上,冇想到他會笑,且一笑起來這麼……勾人。

發覺到大家的異樣,司漪迅速收回笑容,看向他們的眼神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警惕。

見他恢複麵癱般的表情,包括網友在內的所有人心下暗暗可惜。

之後江寒清,陸梓澄,曲沐,沈竺相繼發言,包括四人在內,大家都或多或少都還在想著這個小插曲。

“好了,各位對其他人都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培養感情,外出活動都可以。”

“直播暫時關閉,九點開啟保密直播。”

自由時間嘉賓身邊都會有一個攝影師跟著,因為可能涉及**,不會剪入正片。

開啟的直播也不是白日這種無限製的,而是保密直播——必須是成年人,還需要簽訂保密協議,實名後進入直播間。

每個賬號都有一個ID碼,避免直播內容被泄露的可能。

回到自己房間,司漪坐在床邊思考接下來要乾什麼,想到門外的攝影師就是一陣頭疼。

如果他說自己打算睡覺的話,按照導演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性格,怕是直接會把攝像頭按到他的房間——畢竟節目組需要爆點引起熱度。

“噹噹噹——”

房門被敲響,旋即傳來一道聲音:“司哥,我們打算打幾局遊戲,你要來嗎?”

是曲沐的聲音,詢問過遊戲名和地點,司漪有了定奪,回道:“好,等我換身衣服,去找你。”

得到回覆,又因為司漪是最後一位,曲沐直接回了自己房間。

穿著睡衣的五人見他回來,都看向他,江寒清用溫潤的嗓音問道:“怎麼樣,答應了嗎?”

“嗯,同意了,應該還在換衣服,晚一點過來。”

眾人冇什麼意見,趁著他還冇來,都打開手機查起了資料。

雖然他們對遊戲多多少少都有瞭解,但誰都不想在節目上打出“下飯”的操作。

不一會兒,司漪“姍姍來遲”,聽見腳步聲,大家不約而同的抬起頭,隻見長相清俊的青年身著一身竹紋睡衣,似乎冇想到人這麼多,立在門口眼神中閃過一抹退縮。

房間中的攝像機將情況完完全全的錄入——江寒清和顧秋坐在窗戶邊上的兩張椅子上,其餘四人都在床上,此時他們齊齊向司漪看來。

壓迫感不言而喻,但沈竺卻因為姿勢原因,沖淡了這點。

他在六人中姿勢最為狂放——仰躺在床上,聽到有人來也冇打算起身看,但察覺到其餘人的視線,他隻見做了一個“仰臥起坐”,支起脖子看去。

極少進行訓練的網癮少年很快體力不支,重重地落回床上,聲音都是不堪重負的疲憊,道:“來都來了,打一局再走嘛。”

說實話,在看到眾人的時候司漪確實有想過立刻轉身回去,他本以為隻有四個年輕小孩,撐死再帶一個顧秋,實在冇想到大家都在,尤其是冇想到傅羽澤也會來。

原劇情中確實有這麼一段,卻冇有這麼多人。

即便想過會和原著有所不同,但傅羽澤顯然不在“不同”之內,畢竟以他的身份,根本不用擔心什麼節目爆點不夠會被節目組“迫害”,他這個人就是最好的爆點。

注意到那鷹隼般審視的眼神,司漪心中暗道完了,劇情似乎出問題了。

他看過原著,但也知道劇情不可能按照原著一分不差的進行,即便他有意將其掰正,但畢竟是蝴蝶很容易引起改變。

但出現一個根本不在他計劃範圍的人出現,還是讓他心中有了那麼一種不算美妙的預感。

玩的遊戲是一款非對稱性對抗的手遊,叫《第五人格》。

除了江寒清和顧秋兩位“老年人”,在場的其他人多多少少都玩過。

因為人數原因打不了尋常對局,思索下沈竺建議在直播間抽三名觀眾,打自定義模式的“聯合狩獵”。

遊戲正常模式1v4,一名監管者,四名求生者;而聯合狩獵卻是2v8,即兩監管八求生。

他的想法很簡單,打遊戲隻不是把眾人湊到一起的藉口,本就是以娛樂為主,不如抽幾名觀眾增加互動。

導演大手一揮,同意了這個提議,隨機抽取了三位報名觀眾,還采用抽簽的方式選著兩位監管者。

這局監管是其中一位觀眾和沈竺。

看到結果,和沈竺關係不錯的曲沐一陣哀嚎:“這怎麼玩啊,這貨就玩這遊戲的監管。”

沈竺嘿嘿笑著,賤兮兮道:“你求我啊,你求我的話,我考慮考慮不掛飛你。”

沈竺本就是一名電競選手,雖然之前玩的遊戲不是《第五人格》,但現在第五人格熱度空前的高,且他有意在今年退役轉型乾主播,這幾個月一直在練這個遊戲的監管者。

曲沐“切”了一聲,叫囂:“你想得美。”

房間已創建,遊戲即將開始。

彈幕——

【謔,怎麼感覺沈竺和曲沐也挺好磕?】

【[陽光體育生x喪係網癮少年]嗎?】

【我“澤竺”纔是官配!!……不行啊!我都想磕!!】

【前麵,我有一個提議,都能磕……】

【什麼?】

【ALL竺……】

-大突破。原本兩人互生好感,但傅羽澤並未表現出來,麵上還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樣。而江寒清,他早在十幾天的相處中對前者有了好感,但顧及著“澤竺CP”的存在,自己在暗中內耗。直到節目組讓選出一位心動嘉賓,江寒清才鼓起勇氣大膽詢問傅羽澤的選擇,後者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去公開了他和沈竺的關係。本以為是官配,結果是□□,澤竺CP粉一陣鬼哭狼嚎,叫喊著不要“澤清”,可惜最後還是逃不過真香。不過這些都是原著後話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