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壞,不僅博主冇有找到,還把麵向星際時代的直播畫麵放到了21世紀,而係統不得不綁定封建時代大勝朝的一個幼崽求生存。直播係統888:【綁定,是綁定,不是綁架,我是直播係統,不是壞人,你乖乖地直播,直播是有工資,有獎勵的,知識就是最寶貴的財富,我給你搭載學習係統,你要多學習,等你長大了,當一個一流的主播,我們攜手闖蕩直播平台。】謝希孟:“工資是什麼,我是要乖乖學習的,爹爹說了,等我把四書讀完,爹爹就會來...-

接下來直播係統888和藍星看直播的眾人就見到了謝希孟奶孃進行了一係列的傳統法事。

把筷子在裝水的碗裡立起來,然後燒紙錢,一邊燒,一邊唸叨,這是豎筷。

然後撿一下食物放碗裡,加水之後,走出船艙潑出去,這是潑水飯。

把紙張在謝希孟的身上環繞一週摩擦,然後把這紙剪成小人,接著用鞋子打,用腳踩,這叫打小人。

拿雞蛋渾身滾動,之後煮出來,然後剝開看,這叫看蛋。

丹丹:【我忽然想我奶奶了,】

李初丹是留守兒童,從小跟著奶奶在農村長大,老人的思想傳統,對於這些封建迷信非常相信,每當她生病的時候,奶奶就會給去給祖先上香,請人看雞蛋,或者請人來家裡做法事,在水溝邊搭橋等等。

想到這裡,李初丹決定等到出租屋就給奶奶打一個電話,等之後放假的時候,回去看看奶奶。

雲淡風輕:【我竟然看這直播看入迷了,地鐵都坐過站了,先點關注,之後再來接著看。】

木子:【關注點起來,我是小眾鬼片愛好者,隻可惜現在的國產懸疑片都是掛羊頭賣狗肉,不是心理疾病就是精神病,或者被人誤導或者吃錯藥,根本冇有鬼,更冇有恐怖氛圍,還是現在短視頻平台的創作者敢拍,這恐怖氛圍營造得實在太好了……】

雖然木子的評論很長,看起來非常有文化的樣子,奈何這是直播間,還是直播間的評論區,這長長的評論冇有幾個人看,很快就被刷過去了。

為了不辜負自己花時間寫得長,木子,大名林子軒直接帶評價把這直播間分享到常年混跡的各大懸疑恐怖片相關的論壇和貼吧,還給相關影視解說的大博主投稿。

有同樣動作的人很多,有喜歡追星的人把直播間分享到某瓣,某博,還有一些同好群。

唯愛謝希孟:【姐妹們,我刷直播發現了一個小牆頭,童星出道,演技出眾,力壓一眾花生,年紀小,不會談戀愛,也冇有稅的問題。】

裝甲車:【啊!這不是未成年嗎?在直播,是網紅還是播的劇。】

唯愛謝希孟:【劇情流暢自然,服化道也做得好,肯定不是直播,是精心編排的網劇,用直播的方式播出來。】

木頭一堆堆:【你怎麼追上未成年了,童星的風險大,變數多。】

唯愛謝希孟:【追花,姐姐是戀愛腦,追愛豆,愛豆私聯睡粉,談戀愛,追演員,演員不該睡的偏要睡,該稅的卻不稅,累了,我乾脆追一個童星,搞養成係,看著她長大。】

唯愛磕CP:【姐妹,你悠著點,養成係付出太多,情感投入太多,跑不掉,而且童星很危險,不少童星的家長都不靠譜,好多都是拿孩子當搖錢樹。】

唯愛謝希孟:【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希希一定能出頭的,她直播一會兒收穫了幾千關注,很快就能成長起來,最重要的是她是真的演技好,而且還聰明。】

白白黑黑:【希望這次你追的妹妹能堅持的時間長一點吧!】

唯愛謝希孟:【一定可以,我這就剪直播片段安利去,吸引更多的同好。】

這個晚上,有不少人都關注了這個直播間,有的人有自己的事情,所以離開直播間忙碌起來了,而有的人則是不下線,一直掛在直播間。

謝希孟才六歲,畢竟年紀小,一番折騰之後成功地忘記直播間的存在,開始不住地打哈欠。

盧媽媽見狀,哄著謝希孟上床睡覺。

“我們現在在大河上,官船的速度快,冇有什麼大事的話再有五天就下船了,下船之後,我們轉馬車,再有兩天,我們就到京城了。”

謝希孟:“奶孃,京城是什麼樣子的啊!”

盧媽媽:“京城是皇上在的地方,京城很大,是天下最繁華的地方。”

謝希孟:“皇上是什麼樣子的,京城有多大。”

盧媽媽是嶺南人,京城是什麼樣子,她也不知道,更冇有見過皇帝,這路程計算,還是聽船伕說的。

盧媽媽:“小姐你的外家在京城,等到了伯爵府,到時候可以跟著伯夫人去麵聖。”

謝希孟:“伯夫人我知道,是外祖母,薑嬤嬤說過的。”

盧媽媽點頭:“伯夫人是你的外祖母,你的外家還有五個舅舅,一個是嫡親的,四個庶出的,至於姨媽有幾個,同一輩的兄弟姐妹有幾個,等之後奶孃去問了薑嬤嬤之後,再告訴你。”

“謝管家已經早早去了京城,聽謝家的說了,咱們家京城的宅子很大……”

伴隨著盧媽媽輕柔的聲音,謝希孟漸漸沉入夢鄉,直播間的整個氛圍都柔和了下來,直播間也給謝希孟打上馬賽克,保護她睡覺的**。

第二天,謝希孟還在睡夢中,就聽到孃親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你們怎麼都不叫我,希兒第一次出遠門,害怕是難免的,”

盧媽媽低聲回稟:“小姐隻是哭一會兒,老奴和香茅香葉哄了之後,就睡著了,夫人肚子裡還有孩子呢!要好好保重身體。”

謝夫人薑真儀輕輕歎了口氣,“這孩子來得不是時候,”

薑嬤嬤連忙阻止:“快呸呸呸,小少爺在你的肚子裡呢!你說這話,他聽到了會不開心的。”

盧媽媽也跟著勸慰:“夫人你放心,姐兒有我們在呢,你現在身子重,保護好自己的身體更重要,你的身體要是垮了,不僅會連累肚子裡麵的小少爺,就連小姐也要吃苦。”

薑真儀:“我們先出去吧!今天陽光好,等希兒醒過來之後,你們帶她出去,去外麵甲板上曬一曬。”

盧媽媽:“是,夫人。”

薑真儀:“你們提前和船伕她們打招呼,小姐出去的時候,讓船婦上來伺候,不相乾的人都不許上來。”

“咱們出去吧!讓希兒休息,她昨天晚上冇睡好。”

幾個丫鬟仆婦都點頭答應,薑真儀正打算離開讓女兒休息,就聽到背後傳來女兒的聲音:“娘,你來啦!我起來啦!娘,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嗎?弟弟有冇有吵你啊!”

薑真儀轉頭,隻見自家女兒揉著眼睛坐了起來,眼睛還冇有睜開,一連串的問題就問了出來。

而在藍星,一上地鐵,李初丹就拿出手機,打開了短視頻軟件,就短視頻提醒‘你關注的博主謝希孟已經開播啦!’

這麼早就開播了,李初丹從善如流地點進直播間,還是那個房間,隻是房間裡麵多了好幾個人,挨挨擠擠地塞滿了整個房間。

儘管房間裡麵好幾個人,但是李初丹的目光還是情不自禁地看向中間的那個,她穿著一襲杏色提花十樣錦和淺橙繡針無袖軋紋皂衫,下衣微微擺動竟是一件孔雀綠色的馬麵裙,外披身上是淺灰蘭虛針繡花鬥篷,

頭髮綰成元寶髮髻,耳上是鑲嵌信宜玉耳墜,雲鬢綴著檀木簪子和白色雲紋如意簪,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著青翠玉鐲,腰間輕掛著繡紅梅紋杭緞荷包。

卡卡呀:【好美,儀態端莊,麵美如畫,實在太美了。】

丹丹:【我算是明白古代大家夫人是什麼樣子了。】

唯愛謝希孟:【如今短劇卷得可怕,內娛顫抖吧!一個直播劇就吊打你們那些垃圾棚內景。】

木十八:【美人,嘿嘿。】

唯愛謝希孟:【博主好,我們希希小美人是誰出演的,網上為什麼找不到她的資訊啊!除了這個劇,希希還有其他的作品嗎!】

唯愛謝希孟:【這是互動式的劇嗎?希希說看到螢幕,那希希是不是能看到我們的評論,可不可以和我們互動。】

唯愛謝希孟:【開打賞,要打賞,這種古代劇情互動實在太有意思了,我要互動。】

為了節省能量,直播係統888在謝希孟睡著了之後,給謝希孟打上馬賽克之後就掛機程式直播,自己休眠了。

如今這直播間一開,888從彈幕中汲取資訊,這才發現自己漏掉一樁事,幼崽宿主不認識21世紀的字,而且對大勝朝的字認得也不多。

888:【宿主關注粉絲達到一萬,即將獲得獎勵,獎勵已發放至係統空間,直播打賞已開放,打賞金額將會替換為係統積分,可通過積分購買各種物質。】

【係統商城已打開,宿主可加載萬能翻譯器,宿主可翻譯文字成為自己認識的字。】

【另,溫馨提示,宿主認識的文字太少,你需要儘快多學些字,不然翻譯了宿主也不認識。】

一覺醒來,謝希孟已經快忽略直播間的存在了,結果係統萌妹子音一出,她又想起來,剛想對著孃親哭,就聽到係統說自己不識字,羞愧極了。

“爹爹孃親都說我是天生聰穎,彆人家的小孩子都冇我學字快,我都已經讀完啟蒙書了,爹爹已經教聯句和讀詩了。”

薑真儀摸摸女兒的粉臉蛋,“是、是,爹孃都說你天生聰穎,彆人家的小孩子都不如你,等會兒吃過早點之後,孃親帶你去外麵學習去,多學些,等到了京城,你把你表姐妹們都比過去。”

-繡紅梅紋杭緞荷包。卡卡呀:【好美,儀態端莊,麵美如畫,實在太美了。】丹丹:【我算是明白古代大家夫人是什麼樣子了。】唯愛謝希孟:【如今短劇卷得可怕,內娛顫抖吧!一個直播劇就吊打你們那些垃圾棚內景。】木十八:【美人,嘿嘿。】唯愛謝希孟:【博主好,我們希希小美人是誰出演的,網上為什麼找不到她的資訊啊!除了這個劇,希希還有其他的作品嗎!】唯愛謝希孟:【這是互動式的劇嗎?希希說看到螢幕,那希希是不是能看到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