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封家書

26

看了眼李棠歡,“看姑娘這長相也不是普通人,是哪戶大人家之女嗎”李棠歡聞言抓緊了包袱,“不是,我隻是一個普通人家。”“不知姑娘可有見到一位中年男人,長相憨厚,很和藹。”李棠歡一邊描述著一邊比畫,“昨天來過這裡。”那位姑娘跟看傻子一樣看著李棠歡,“長成這樣的人多的是,你這樣描述我怎麼知道有畫像冇”“……冇有,打擾了。”李棠歡說完轉身就離去。再多次進行詢問依然無果。“唉……”李棠歡歎了口氣,坐在街邊雙手...-

隻見雪山老祖一把抓住了林初雪的頭髮,一臉猙獰地說道:“你這個賤女人!你現在是我的老婆!懂嗎?你他媽卻護著這個野男人!彆忘了是誰救了你!是誰傳授給你本領!”

林初雪吃痛,痛得眼淚都掉了下來,她護著自己的頭髮,但她越護,雪山老祖便越用力!

“你這個畜生!”

江河在一旁早已紅了眼睛,他直接撲向了雪山老祖!一拳朝著雪山老祖的臉上狠狠砸了過去!

但,冇有修為的江河又怎麼會是雪山老祖的對手?

隻見雪山老祖反手一掌便把江河給拍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悶響!江河的身體重重砸在了雪地之中!

“江河!”

林初雪尖叫一聲,想要跑過去看看江河,但雪山老祖卻死死抓著她的頭髮。

隻見雪山老祖用幾乎變態的表情說道:“放心,我怎麼會捨得讓你的小情人死呢?要死,也得等他看著我們洞房完再死!哈哈哈哈!”

不久之後,隻見江河晃了晃自己發懵的腦袋,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眼睛死死盯著雪山老祖,而雪山老祖則是一臉的戲謔之色。

“怎麼?不捨得看我折磨你的未婚妻啊?”

“我還偏偏讓你看著,在你眼裡如同寶貝一樣的女人,在我眼裡就宛如一條野狗!”

說罷,雪山老祖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林初雪的臉上!

啪!

林初雪痛呼一聲,她捂住自己的臉,努力不讓江河看到自己現在的慘狀,她怕江河看到了心疼!

“爽嗎?哈哈哈!小野狗,再來一巴掌!”

啪!又是一巴掌被甩在了林初雪的臉上!

此時的江河,已經攥緊了自己的拳頭,他此時恨不得將麵前的雪山老祖給生吞活剝!

但現在的江河,卻冇有那個能力!

三分鐘!最後三分鐘!

隻需要最後三分鐘的時間,江河便可以恢複修為!

而雪山老祖在扇了林初雪兩巴掌之後,一把捏起了林初雪的小臉,玩味地笑道:“再打,就把我心愛的老婆給打壞了!老婆,走!繼續拜堂!”

說罷,雪山老祖便扯著林初雪的頭髮,再次回到了禮台之上。

而此時,那名被高薪聘請來的主持人已經被雪山老祖變態的表現所嚇到了。

雪山老祖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婚禮繼續!”

主持人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好好好!”

說罷,主持人拿起話筒說道:“婚禮繼續!現在進行第二步!二拜高堂!”

雪山老祖的父母顯然都已經不在了,而林初雪的父母都被雪山老祖給關押了起來。

當即,雪山老祖說道:“她的父母不配我拜!直接進行下一步!”

“是是是!”

主持人不敢多嘴,連忙說道:“夫妻對拜!”

聞言,雪山老祖一臉戲謔地看向了林初雪:“林初雪,能嫁給我雪山老祖,是你的榮幸,怎麼著也得是你拜我吧?來吧!拜吧!”

說罷,雪山老祖一臉傲然地站在原地,靜靜看著林初雪。

而林初雪滿臉悲痛之色,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宛如根本冇有聽見雪山老祖的話一般。

見狀,雪山老祖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啪!

雪山老祖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林初雪的臉上!

“他媽的,給臉不要臉是吧?給老子拜!”

在捱了一巴掌之後,林初雪捂著自己的臉,一臉憤恨地盯著雪山老祖,那眼神,恨不得將雪山老祖給生吞活剝!

見狀,雪山老祖一臉戲謔,貼到了林初雪的耳旁說道:“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小情人,我如果不高興了,他們都得死!”

聽到了此話,林初雪渾身如同觸電一般!

她可以不怕死,但是她怕自己心愛的人死!

林初雪不想看著他們死!

-麼要道歉”將士。“我不該問的。”“沒關係,不必自責。”將士安慰道。“那一定很疼吧”李棠歡看著那斷掉已經完全癒合的食指。“不疼,這點傷都不算什麼。”將士收回手,“在戰場上刀劍無眼,殘廢,缺胳膊少腿有的是,失去性命的將士也不少。”“但依然有很多將士奮血浴戰守護大好江山,隻為有朝一日能平定動亂,回去和家人相聚一堂。對比下來,能活著,我已經很幸運了。”李棠歡聽完垂著眸子良久後抬起眼,起身對著將士鞠了一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