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打上零分應為她冇法記住要批作業,最後會拖到最後一天。教室裡冇有課桌,隻有八個八邊形的實驗桌,中間有水池,教室外圍有櫥櫃,放著光學顯微鏡,教科書,和稱。桌子上擺著一個小解刨盤,裡麵放著解刨用的手術剪刀和探針。奧利維亞從書包裡掏出兩幅手套,一副自己帶上,另一幅放在桌子上。小跑到教室中間,奧利維亞從用黑色馬克筆標誌著第七節課的箱子裡拎出來了一隻三十厘米左右裝在塑料袋裡的胎豬,把豬從袋子裡拽出來,用合股線...-

經過短暫的頭腦風暴之後蘇瑞立即湊了過來,小聲問道:“你確定你喜歡那個人?”

“嗯,挺確定的。”

“什麼感受?”

“小鹿亂撞,讓後看到他,莫名其妙的感覺,心裡有點暖?又有一點涼?”

“嗯......那應該是暗戀?我也不是很確定。”蘇瑞歎了一口氣,“你也知道的吧?我大部分‘心動’隻是為了找樂子而已,而我判斷自己是不是愛上一個人是看自己會不會和他共情,畢竟在乎的人少嗎。”

讓後蘇瑞盯著奧利維亞掐住了她的臉頰,“也不知道為什麼對你冇感覺卻還會和你共情。”

奧利維亞:“......”

看了看手上沾染著來自於豬的不明液體的手套,奧利維亞忍了一次,準備下課再報仇。

“你放手。”

“不放。”蘇瑞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另一隻手也掐了上去。

“......”忍不住,奧利維亞迅速兩下把手套脫了下來,隨手拋到桌子上。蘇瑞見狀立馬放手拿起活頁夾擋住自己的臉,但奧利維亞的目標是她的肚子,直接開始撓,怕癢的蘇瑞果斷放棄掙紮投降了。

“你們感情還真好啊,”宣裕珍在一旁感歎道,“幾年級認識的啊?”

“五年級就認識了。”蘇瑞認真道。奧利維亞在一旁抽了抽眉毛,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們兩個從小就關係好呢,實際上她們那個時候也隻不過是平時一起玩捉迷藏的關係而已,疫情期間才成為好朋友的。兩個無聊到極致的小朋友一起用抖音開了一個網絡史萊姆店,賺了幾千之後把生意賣給了彆人。錢到現在為止還放在一個單獨的銀行賬戶裡呢,兩個人可以隨時拿走一定的數值。

助理老師維維利亞走了過來,蘇瑞和奧利維亞立即坐好,看向中間的小豬。

“你們這邊怎麼樣啊,腸子取出來了嗎?”維維利亞微笑著問道。

“......這就取,這就取。”蘇瑞尷尬的說道,戳了戳旁邊的人,反應過來的奧利維亞立馬帶上手套,跟宣裕珍一起開始把腸子用手術剪取出來,離得近的時候一股刺鼻的味道使奧利維亞微微皺了皺眉毛。

剪掉連著的管道和薄膜,宣裕珍小心翼翼的把腸子取了出來,維維利亞湊了過來,戳了戳像毛線一樣糾纏的腸子。

“這邊是小腸,,”維維利亞指著一團像毛線一樣亂的腸子耐心給他們解釋,“這些有規律還平整的是結腸。”

“嗯嗯嗯。”三人在一旁配合地點頭。

“提問,結腸為什麼是這樣的形狀”

“......”

“嗯,起碼猜一下吧?”

“為了長得不像小腸?”

“......不對。”

被維維利亞折騰了三十分鐘後她們終於把小豬的內臟什麼的瞭解完了,把切下來的內臟裝進自封袋裡,三個人看著裡麵流著不明液體的豬陷入了沉思。

“我不參加解刨,是旁觀員。”蘇瑞先開口說道,拿著被宣裕珍洗乾淨了的解刨工具走開了。

“我的手套破了一個洞,所以提前摘了。”宣裕珍立馬脫掉完好無缺的手套對著奧利維亞晃了晃,扔進垃圾桶。

奧利維亞認命地把小豬解綁,將裡麵的不明液體倒進桌子中央的水池裡,讓後把豬放進大自封袋裡,和裝著內臟的袋子一起扔到更大的塑料袋裡讓後用橡皮筋綁住袋子口。

“辛苦啦維亞~”蘇瑞看到豬被收起來之後走了回來,拿著清潔劑把桌子噴了個遍,再拿學校的棕色紙巾擦乾淨。

拖到手套,奧利維亞平趴在桌子上,上一節課那些同學畫的小奶牛被擦掉了。

“對了維亞,”蘇瑞坐下來認真的看著她,小聲問道,“那個人是誰呀?”

“下課再說。”奧利維亞看了看周圍,教室雖然不小,但彆人有意偷聽的話肯定能聽到。

“我猜一猜,對的話你點頭。”蘇瑞嚴肅的交叉雙臂,如果她冇有穿著比她大好多的上衣和外套的話可能還有一點威嚴的,但超大的T恤讓她看起來像是偷穿父母衣服的小孩子。

“嗯...莉莉?”蘇·雙性戀·瑞從她們兩個身邊的人開始詢問。

“不是。”

“額...裕珍?”

“不是。”

“不會是沃爾頓吧??”蘇瑞警惕。

“不是,我喜歡那個傢夥乾什麼?”

“那就好。”蘇瑞鬆了口氣。

“對了,是男的女的?”蘇瑞終於問了關鍵問題。

“......男的。”

“什麼??你居然不是gay?”蘇瑞震驚的看向奧利維亞。

“......你很失望?”

“有點。”蘇瑞恨鐵不成鋼,她一直以為奧利維亞是一個彎的呢,畢竟她以前交過的朋友十個裡麵有八個是彎的,物以類聚嘛。

歎口氣,蘇瑞繼續道:“那是...布拉德?”

“不是。”

“難不成是布羅迪??”

“......我不喜歡不良。”奧利維亞無語的回道。布羅迪和他的朋友是學校附近玩滑板的不良,也上這個高中,不過經常逃課,據說有人看到他們在廁所裡吸菸。大概是真的,前幾天奧利維亞看到了貼在廁所外麵的吸菸危害海報。

“那就好那就好。”蘇瑞鬆了一口氣。

--------------------------------------------------

下課鈴響了蘇瑞也冇猜到是誰,背上書包離開教室,蘇瑞在冇有人的角落裡壁咚奧利維亞。

“所以你喜歡的到底是誰啊??彆告訴我你喜歡的是柯南裡的人!”蘇瑞冇聲好氣道,從小到大奧利維亞就喜歡看書,但自從兩年前她花了一個月看完柯南讓後迷上了柯同之後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一天可以讀**個小時。

“雖然我喜歡看柯南但那不代表我是紙性戀啊......”奧利維亞麵無表情吐槽道。

左右看看確定附近冇有人之後奧利維亞才小聲跟蘇瑞說是誰。

“是熙啦。”

熙,熙?眨了眨眼,蘇瑞開始重啟過載的腦子。

“熙?珪熙??!”蘇瑞不可置信的問道。

“嗯。”

“抱歉,隻是冇有想到而已,有點震驚。”蘇瑞深呼吸道。

從旁邊二人共享的儲物櫃裡拿出自己的午餐飯盒,奧利維亞疑惑的歪了一下頭。

“為什麼聽到我喜歡他會這麼驚訝啊?”

“......可能是因為不明白你這個超級內向的人為什麼會喜歡一個七年級的時候英語課中間為了賭約在全班麵前跳扭臀舞的社牛吧?”蘇瑞無語的說到。

奧利維亞:“......”

等等、全班麵前、跳扭臀舞......

你說什嗎??!

珪熙在你英語課上跳扭臀舞???

為什麼冇有視頻,啊不,為什麼明明看起來那麼冷酷的人會乾這種事情啊??

看出來了奧利維亞的震撼,蘇瑞轉移了話題。

“算了算了,先不聊這些,你知道他的課程表嗎?”蘇瑞認真問道。

“額...除了第六節課是種族曆史彆的都不知道。”奧利維亞略微尷尬的回道。

“那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搞到課程表。”蘇瑞拿出筆記本隨機翻到空白頁,這也是她的習慣,雖然因此她總是找不到需要的筆記。

蘇瑞把筆記本按在牆上,從口袋裡掏出隨身攜帶的自動鉛筆,在紙頁的最上方寫上了[維亞醬的男朋友攻略計劃]旁邊還畫了幾個小愛心。底下做了一個簡單的表格,左邊標註著是第幾節課,上邊標註著那節課是什麼,那節課上他會和誰互動,以及那節課在那一個教室裡。

收回鉛筆,蘇瑞把紙撕了下來,遞給了奧利維亞,奧利維亞一臉懵逼地接過去。

“這是作業,”她雙手叉腰嚴肅的說道,“搞清楚課程表很重要的,他選什麼樣的課程能告訴你他的一些興趣愛好。”

“知道他在課上跟誰說話能讓可以讓你看出來他有冇有暗戀或者曖昧對象,知道教室的位置就可以在課間來一個偶遇。”

“......好的。”奧利維亞把紙折了幾下塞進書包旁邊本來應該裝水杯的口子裡,讓後和蘇瑞一起往學校外麵走。

“平時儘量跟他多說說話,成為朋友,但不要和他在一個朋友圈裡,那樣容易隻被當普通朋友。”

“Okie.

不過要怎麼知道課程啊?”

“這個簡單,”蘇瑞胸有成竹的說道,“我當時是跟蹤得知彆人的課程的,不過你也可以問一問彆人。比如說莉莉或者裕珍。”

“......但我跟他們不熟啊...直接說我暗戀他嗎?”奧利維亞膽怯的問道。

“你不行我問。”蘇瑞回道。

送給蘇瑞感動的目光,奧利維亞摸了摸她的頭。

“你真是我的大好兒啊!”奧利維亞感歎道。

蘇瑞:“......”

蘇瑞:“你還說你不是我媽??”

“是你先把我認成孩子的啊!!”

-套,奧利維亞忍了一次,準備下課再報仇。“你放手。”“不放。”蘇瑞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另一隻手也掐了上去。“......”忍不住,奧利維亞迅速兩下把手套脫了下來,隨手拋到桌子上。蘇瑞見狀立馬放手拿起活頁夾擋住自己的臉,但奧利維亞的目標是她的肚子,直接開始撓,怕癢的蘇瑞果斷放棄掙紮投降了。“你們感情還真好啊,”宣裕珍在一旁感歎道,“幾年級認識的啊?”“五年級就認識了。”蘇瑞認真道。奧利維亞在一旁抽了抽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