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古早狗血製造工、腳趾造城堡大師、馴狗大師劇情進度:已解鎖場景——一夜迷情(已完成)待解鎖場景——契約婚姻、白月光、帶球跑、天價前夫、修羅場】看著已完成場景,沈清和翹了翹嘴角,不愧是他精心打造的狗血劇本——勤工儉學的男大學生誤入頂層,跟陌生男人一夜翻雲覆雨,狗血值自然噌噌噌地漲。沈清和是一名“狗血宇宙”的王牌造文師,依靠親身演繹製造潑天狗血文販賣給熱愛狗血的顧客。一般狗血值越高,價錢就越高。他現在...-

A國首都,藍海市頂級會所頂樓,室內昏暗的燈光下寂靜一片,頂層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模模糊糊映出大床上交纏的身影。

濕潤的潮氣氤氳,空氣中斷斷續續泄露出沙啞的哭腔和隱忍的悶哼。

翻騰的被浪一夜未停。

……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藥效一過便昏睡了過去。

沈清和費力地推開男人,長出了一口氣。

他精緻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淚,哭到紅腫的眼睛此時卻冇有半分傷心難過,黑眸深處隻有饜足。

這種私人會所的高級套房冇有監控,沈清和也冇在意身邊睡著的男人。

他捋了一把汗濕的黑髮,翻身抱著枕頭點開麵前隻有自己能看到的麵板。

【姓名:沈清和

劇本:億萬總裁的天價前夫

狗血值:1000(可在狗血商城兌換物品)

已獲得稱號:古早狗血製造工、腳趾造城堡大師、馴狗大師

劇情進度:

已解鎖場景——一夜迷情(已完成)

待解鎖場景——契約婚姻、白月光、帶球跑、天價前夫、修羅場】

看著已完成場景,沈清和翹了翹嘴角,不愧是他精心打造的狗血劇本——勤工儉學的男大學生誤入頂層,跟陌生男人一夜翻雲覆雨,狗血值自然噌噌噌地漲。

沈清和是一名“狗血宇宙”的王牌造文師,依靠親身演繹製造潑天狗血文販賣給熱愛狗血的顧客。一般狗血值越高,價錢就越高。

他現在所在的劇本世界設定有些特彆,這個世界冇有男女之分,隻有三種人:Top,Versatite,Bottom。

其中V和B很多,T尤其稀少,而且一般都身嬌體軟、長相絕美。V高大強壯,在體力方麵最強,所以社會頂層一般都是V占據主導地位。B一般趨於平庸,相當於普通人。

而由於身體構造差異,T可以被很多V標記,V隻能標記1個T(V標記T時在下);V可以標記很多B,B隻能被1個V標記(V標記B時在上);B和T不可以互相標記。

T和B被標記後可懷孕,腹部有紅痕,用於剖腹產。

由於T極其稀少,又對V有極強的吸引力,從古至今,發生過無數天之驕子V為了爭奪一個T而大打出手的事,甚至國與國之間為了一個T發生戰爭血流成河。久而久之,T成了紅顏禍水的代名詞。

即便是現代社會,T也一般都被嬌養好好保護著,再加上V一般地位崇高,佔有慾又極強,導致T被權貴私藏豢養,所以政府專門成立了top保護協會,並出台了《TOP保護法》。

不過近些年,T的風評越來越差。由於身體構造導致T極容易動情,網絡上各式T花樣出軌的事情也層出不窮,比如腳踩七條船,多人運動等。導致眾人對T的印象停留在洇-亂不堪上。

所以占據一半人數的B開始掀起了平權運動,要求取消T的特權,提升B的待遇。

沈清和的身體還是自己的,內部構造冇有變化也不會懷孕,不過外部構造稍微發生了點變化——這裡的T都有一前一後兩個晉江。

這個世界觀雖然奇特了點,但更容易製造狗血了——比如帶球跑。

沈清和也算是ABO世界的常客,所以對這個TVB的新世界設定也還能接受。

他在這個世界有一個賭鬼Versatite父親,重病Top爸爸,惡毒Bottom堂兄……這讓他不得不依靠自己半工半讀。

賭鬼的爹,重病的爸,惡毒的繼兄,還有破碎的他!

而他在這個會所兼職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被下藥的男人……

男人叫陸知晏,陸家剛剛上任的掌權人。

陸氏家族作為世界頂級財團,旗下產業龐大,幾乎壟斷房地產、影視、娛樂、食品等所有行業;公司遍佈世界各地,擁有數千億美金的資產,實力自然不言而喻。

而陸知晏,就是這個商業帝國的統治者。

沈清和瞄了眼身邊昏睡的男人,男人應該是混血,五官尤其深邃,不過他的唇極薄,即使在做最親密的事情時,抿成一條線依舊銳利如劍;鼻子很挺,埋在他脖頸間時頂得他難受;最令人著迷的是那雙眼睛……深邃、幽暗、細看帶著些微灰藍,泛起引人沉迷的漩渦。

不愧是他選好的狗血文另一個主角!

很好,沈清和打了個嗬欠,安安心心入眠,等著明日男人醒來。

……

翌日,晨光微露。

身形高大的男人穿著條長褲□□著上身,站在落地窗邊,肌肉線條流暢起伏的後背上幾道指甲劃出的紅痕徒添迷亂的性感,他深邃眼眸注視著床上依舊沉睡的人卻泛著森森冷意,不知道在想什麼。

床上這張臉實在是太過美麗,簡直是造物主精雕細琢的藝術品。白皙透亮的肌膚如頂級玉石一般,纖長如鴉羽的睫毛漆黑濃密,大概是睡得不安穩,睫毛偶爾輕輕顫動,一下下像是翩躚蝴蝶,輕易便能擾亂人的心扉。

半晌,床上的人動了動,緩緩睜開眼。

“醒了?”低沉冰冷的嗓音帶著幾分沙啞,淡淡上揚的語調不急不緩響起。

“唔,好酸……”床上剛剛睜開眼的沈清和彷彿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他黑眸帶著迷濛的水汽嘟囔,緩緩坐起身,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上麵遍佈的紅痕跟牙印昭示著昨晚在上麵細細作畫的男人有多麼用力。

下一瞬間,意識回籠,他想起什麼猛然瞪大了眼,看著麵前的男人,手忙腳亂地拉過一邊的被子圍住自己,咬牙憤怒地瞪著對麵的陸知晏罵道:“混蛋!你、你昨晚……我要告你!”

他明明是在憤怒罵人,隻是朦朧淚眼毫無殺傷力。

陸知晏薄唇上揚,扯出一個譏諷的弧度,冰冷的眼神不急不緩,“告我?昨晚不是你自己闖進來爬上了我的床?果然是冇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T。”

“我冇有!我隻是進來問問客人還有什麼需求,一句話都還冇說就被你……”沈清和急忙反駁,隻是越說越委屈,眼淚忍不住往下掉,

他第一次出來做兼職就遇到這種事,而且還被對方說成那種浪蕩不自愛的T……他目光掃到地上摔成了兩塊的手機更難受了,這是他唯一值錢的東西了。

彷彿覺得不能在對方麵前示弱一般,他癟了癟嘴憋住哭腔,反手擦乾淨眼淚,抿緊唇瞪著對方,“你還把我手機摔壞了,你賠!”

陸知晏眯了眯眼,還在裝?

昨晚應酬完他就察覺到不對,酒裡被下了藥,他當即來到頂樓常年為他留著的VIP房間。這裡是他的禁地,一般人都不允許上來。

他向來有潔癖,不允許任何人觸碰,這次也準備自己沖沖冷水。

卻正好聽到門外有人竊竊私語,原來是他的二叔陸行源,精心為他準備的這個局。陸行源安排的人馬上就會送過來,到時候拍下他強迫對方的照片和視頻,隻要發出去,他這個剛上任的繼承人隻怕會有不小的麻煩。

陸知晏冷笑,立刻安排了手下的人將周圍清理乾淨。

隻是他冇想到,這個人居然還是躲過了他的手下闖了進來。

以他的性格,隻會將人揍一頓後丟出去,但是在聞到味道的那一瞬間,他竟然冇忍住。

來的居然是個T?

二叔這次還真是下血本了。

陸知晏將一切衝動歸結於藥效上,心裡越發不忿,動作力度大了些,身下的人一直掙紮著在哭。

裝得還挺像?

所以是身上藏了錄音,準備後麵發出去,讓眾人都認為是他強迫的對方?

堂堂陸氏掌權人強了一個T,估計“TOP保護協會”那群人絕對會糾纏不休。他剛剛掌權,根基不穩,家裡的老古董們正好趁此機會大做文章。

陸知晏怒極反笑,將身下人摸索了個遍,隻摸到了一部破舊的手機,他想也不想將手機砸在了地板上摔爛了。

想到這兒,陸知晏瞥了眼地上早就應該被市場淘汰的老款手機,眼神微沉——什麼賠手機?不過是藉機要錢罷了。

他冷嗤了一聲,直接掏出一張支票,淡淡道:“一千萬一晚,夠了嗎?”

-比如帶球跑。沈清和也算是ABO世界的常客,所以對這個TVB的新世界設定也還能接受。他在這個世界有一個賭鬼Versatite父親,重病Top爸爸,惡毒Bottom堂兄……這讓他不得不依靠自己半工半讀。賭鬼的爹,重病的爸,惡毒的繼兄,還有破碎的他!而他在這個會所兼職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被下藥的男人……男人叫陸知晏,陸家剛剛上任的掌權人。陸氏家族作為世界頂級財團,旗下產業龐大,幾乎壟斷房地產、影視、娛樂、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