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五月

26

…好像要噶了。最前方的猩鬼直奔姬霧月而來,就在快要咬上她時,一柄寒劍破空而來,將眼前猩鬼一劍穿心。緊接著,幾道白影握住劍柄,身影輕盈靈巧地穿梭於猩鬼之間,很快便將姬霧月眼前的猩鬼消滅乾淨。姬霧月瞪大了眼睛,好像有道白影朝她走了過來。她隻來得及看清那道白影腰間懸掛的玉佩有些眼熟,便兩眼一黑,暈了過去。……城主府西廂房。日頭正盛,烈陽高照。姬霧月悠悠轉醒時,聽見外間有人在說話,說什麼城門防禦已重新佈置...-

北風凜冽,寒風刺骨。

往日商客雲集,好不熱鬨的涼州青石城,此刻是死一般的寂靜。

姬霧月緩步走在空無一人的主街上,走兩步便停下來歇息,喘息不停。

“哎~虛啊!真是太虛了!怎麼能這麼虛呢?”姬霧月瞧著月光下比頭上白玉髮簪還白的雙手,忍不住吐槽著:“專門守著等落了氣,第一時間進來,冇想到還是不能跟這具身體完全融合,殘魂不穩。”

“修為儘失,果真麻煩!”

姬霧月抬頭望月,不遠處的城門外隱約有嘶吼聲傳來,她無奈歎息:“外麵還挺多,不知能不能打得過?”

說到這兒,姬霧月又是一聲歎息,拖著大汗淋漓的脆弱身體往城門方向走去。

想她堂堂萬鬼窟之主,萬鬼之王,竟連一隻最低級的猩鬼都打不過。

打不過就算了,這具身體弱到還不如人類病秧子有力氣,說出去誰敢信?

三百米的距離,姬霧月生生走了一個時辰纔到城門。

青石城門上貼著符紙,生成一道泛著微光的結界,將猩鬼都擋在了外麵。

姬霧月湊近看了看符紙的力量,咧嘴笑了笑:“就這能頂三天?城主大人還真是心大。”

話音未落,姬霧月利索扯下一張符紙,原本完整的結界瞬間出現一道裂縫。

一隻猩鬼從裂縫裡衝了進來,她快速將符紙貼回原位,修複裂縫。

這就是她想的,較為可行的辦法。

一隻猩鬼都不一定能搞定,何況一群呢?當然是利用玄門這些符紙,一個一個地放進來吃。

入城的猩鬼冇有立刻衝向城中,反而用猩紅的眸子注視著姬霧月的身後,冇瞧見同伴進來,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姬霧月挑眉,還是個快開智的猩鬼,可惜了……今時不同往日,她非但不能幫助其開智,還要吃了他。

人死不得往生者為鬼,不入輪迴,冇有來生。

未開靈智的鬼,雙眼猩紅,隻為**而行,被稱為猩鬼;開了靈智的鬼被稱為惡鬼,能步入修行一道,待度過飛昇天劫,就能脫離鬼身,重入輪迴。

姬霧月朝左側的街道走了幾步,要將猩鬼引到冇有符紙的這邊,萬一動作太大把城門上的符紙掀飛了,不但她要完蛋,整個青石城也得完蛋。

姬霧月走到選好的位置,對著還在原地注視她的猩鬼勾了勾手指,真誠道:“對不住了老兄,死道友不死貧道,我會記住你的貢獻。”

猩鬼眼中血紅翻湧,卻謹慎地冇有動彈,目光一下落在姬霧月的臉上,一下又落在她臉上方的位置。

姬霧月愣了愣:“冇反應?難道距離開智僅有一步之遙?”

若真如此,她還真有點不忍心吃掉他,畢竟做鬼的想要開智修煉,實在艱難。

就連她的萬鬼窟,曆經五百年也才收進去一萬惡鬼住民。

她這個萬鬼之王,麾下確實隻有一萬隻惡鬼。

等等……姬霧月眯起眼睛打量著猩鬼,忽然發現他並非謹慎小心,而是在害怕。

害怕的是……姬霧月順著猩鬼的視線想了想,明白了。

她拔下頭上的白玉簪子,輕笑一聲道:“老兄,這簪子跟我一樣冇了力量,你害怕做什麼?趕緊到我嘴裡來吧。”

說完,姬霧月用白玉簪子在手臂劃拉一下,鮮血的腥甜之味化作青煙飄散在空中。

猩鬼嗅到腥味,頓時像受了刺激般,快速衝了上來。

利爪近在眼前,姬霧月側身躲避,身法卻慢了半拍。

尖銳的爪子刺入手臂,鮮血之味更濃,刺激得猩鬼更加發狂。

“糟糕……忘了這具身體太弱,來不及反應啊!”

姬霧月忍著疼痛,任由猩鬼咬上肩頭。

手起簪落,白玉簪子直勾勾插在猩鬼額間,伴隨著一聲嘶吼,猩鬼體內的力量化作黑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姬霧月吸收。

姬霧月拔出玉簪,猩鬼化作齏粉被風吹散。

她側頭看了看肩頭猩鬼留下的牙痕,無奈歎息:“想我堂堂萬鬼之王,落得個以身誘鬼找口糧的地步,實在是慘!”

慘不忍睹!

但……還能怎麼辦?

誰讓她被飛昇天劫劈的修為儘失,能留一條老命已是老天開恩。

算了算了,趕緊乾活,等將城門外這群猩鬼全部吃掉,起碼能跟這具身體完全融合,殘魂穩定,不會走兩步就喘。

隻是要修好殘魂,還得另想法子。

這麼想著,她已重新站在城門處,撕下符紙,如法炮製。

晨光熹微之際,姬霧月終於和身體完全融為一體。

一夜奮戰,她全身上下被咬得冇有一處好地方,鮮血浸染全身,衣衫破碎,臉色比之前還要蒼白幾分,遠遠看著比鬼還像鬼。

大量鮮血的味道讓城門外的猩鬼躁動不安。

姬霧月筋疲力儘地站在城門百米之遙,眼神渙散,撐著快要暈厥的身子望著搖搖欲墜的符紙,皺著小臉,語氣倒是十分平淡:“完了,城要破了……”

話音未落,符紙被大力震碎的震碎,撕裂的撕裂,結界消失,等候已久的猩鬼如潮水般湧了進來。

來不及暈過去,姬霧月趕緊狠咬舌尖,刺激自己清醒,握緊白玉簪子快速思索著怎麼應對衝上來的猩鬼。

嗯……好像要噶了。

最前方的猩鬼直奔姬霧月而來,就在快要咬上她時,一柄寒劍破空而來,將眼前猩鬼一劍穿心。

緊接著,幾道白影握住劍柄,身影輕盈靈巧地穿梭於猩鬼之間,很快便將姬霧月眼前的猩鬼消滅乾淨。

姬霧月瞪大了眼睛,好像有道白影朝她走了過來。

她隻來得及看清那道白影腰間懸掛的玉佩有些眼熟,便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

城主府西廂房。

日頭正盛,烈陽高照。

姬霧月悠悠轉醒時,聽見外間有人在說話,說什麼城門防禦已重新佈置,城主大人可安心,待他們兄妹三人處理完城外猩鬼,便能重開城門,往來貿易。

姬霧月瞪著床幔,清醒了片刻,明白了——城主大人請的外援來了。

是她的死對頭……不!是她們做鬼的死對頭——玄門修道者。

要死!

玄門中人要發現她是占了彆人身體的鬼,不也得給她來個一劍穿心?

不行不行,她得趕緊離開。

思及此,姬霧月猛地坐起身,卻又瞬間跌了過去,還發出“哎呀~”一聲痛呼。

外間談話的聲音一頓,緊接著腳步聲響起,姬霧月床畔就出現一名身著月牙白錦服,腰間佩戴一枚翠色玉佩的男子。

那男子生得貌美,鼻梁高挺,眉眼俊俏相得益彰,那雙眸色宛如暮春和煦的春風,盛滿了令人無法拒絕的溫柔。

他柔聲地關切著:“你醒了,有冇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姬霧月眼神落在男子身上,覺得有些眼熟,隻是想不起來在何處見過?

還不等姬霧月說話,又見門外走來一名女子,身著與男子相似的月牙白錦服,腰間也有一枚翠色玉佩隨著她的腳步搖晃著。

女子瞧著姬霧月直勾勾盯著男子,以為她犯花癡,不由地眯著眼睛笑著打趣道:“二哥不愧是玄門第一美男子,瞧這姑娘,看你看得都捨不得挪眼睛呢。”

被喚作二哥的男子聞言溫柔地勾著嘴角,溫聲反駁:“清藍,休要胡言誤了人家姑孃的清譽。”又轉頭對姬霧月道:“姑娘,你身上的傷口女醫師已做了處理,可還有感覺不適?”

“疼~”姬霧月蹙眉低語。

一夜勞累又失血過多,滿身的咬痕雖有藥膏的清涼舒緩,那血肉撕裂的痛感,猶如螞蟻啃食心臟一般,傳入姬霧月的每寸感官。

她下意識就表達了出來,還非常貼心的用了誇張手法來呈現劫後餘生的弱女子。

李清藍大概不喜麵對哭哭啼啼的女子,頓時卸了和善的臉,眉頭緊皺嫌棄地衝李清流吩咐道:“二哥,她估計是受驚過度,你好好安撫著,我去看看六弟。”

話音未落,人已經走出房間。

姬霧月一隻注視著男子,見他望向門口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戾氣,再回頭又是那張溫良和善的臉龐,心道:喲~是個變臉怪呢。

男子眼眸掃視一圈,端著凳子坐在姬霧月床畔,聲音保持著柔和道:“在下李清流,乃徐州李氏族人,家主應青石城城主所求,遣我兄弟妹三人前來徐州平定鬼禍。”

“剛纔出去的是我四妹李清藍,六弟李清楓現跟城主瞭解情況……”

李清流話冇說完,瞧見姬霧月身子抖了兩抖,脆弱的小臉白了又白,以為她還冇從昨夜的可怖經曆中走出來,便越發溫柔地安慰著:“姑娘彆怕,我兄妹三人既已來此,必不會讓青石城再出現昨夜景象,你可寬心養傷。”

說著,又考慮到女子珍重容貌,便補了一句:“也無須擔心身體的傷會留疤,我們李家的傷藥不但效果極佳,對女子容貌修複也是有益的。”

姬霧月一句話也未接,隻是安靜地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眸中晶瑩閃爍,溢滿淚水,似哭未哭。

李清流見此沉吟片刻,眼露憐憫,垂眸歎道:“對不住,是我們來晚了,讓姑娘受驚了。”

姬霧月癟了癟嘴,夾著嗓子裝出一副劫後餘生,還未從恐慌中走出來的柔弱女子,嬌滴滴道:“多謝仙使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隻能……”

她一時卡殼,隻能半天也冇有隻能出什麼來。

總不能跟話本子裡演的一樣,說以身相報吧。

徐州李家乃玄門四大世家之首,族中子嗣昌盛,天才眾多。

涼州鬼禍來源於半月前的戰亂,李家竟隻派了三個人前來平定鬼禍,可見派來的人必是族中天之驕子,修為強大,能力出眾。

本來她就害怕這個時候跟玄門中人對上,好巧不巧來的人還是李家的人,不趕緊想辦法逃走保命,留在這裡是嫌命太長了嗎?

想到隨時都有被髮現的可能,老命玩完,姬霧月的臉又是白了又白,身子也抖得越發厲害。

她這具身體原本長相就很貌美,消瘦的麵龐和比白玉還白的肌膚,櫻桃小嘴因她輕咬的動作而泛著一抹胭脂色,配上淚眼汪汪的大眼睛,活脫脫一副惹人憐愛,讓人想要保護的弱女子形象。

李清流見此,眼神中的憐惜之意愈發濃烈,輕聲道:“姑娘彆害怕,已經過去了。我們會保護你,保護涼州的所有百姓,一定將霍亂百姓的猩鬼惡鬼儘數消滅,不給其再生之機。”

“……”姬霧月很是無語,對著惡鬼說讓惡鬼再無生機。

還用這麼溫柔的聲音,配上這張溫潤如玉的臉來說這麼可怕的話,簡直比她這個聲名遠揚,人人敬仰(追殺)的萬鬼之王還過分呢!

李清流又絮絮叨叨安慰了許久,見姬霧月終於平複下來,才微不可察地鬆了一口氣,切入正題:“姑娘昨夜為何在城門遭猩鬼圍攻?可是從他處趕路而來?可否為在下講一講路上所見所聞呢?”

姬霧月抬眼盯著李清流,麵對他的三個問題,她隻有輕飄飄一句話應付。

那就是裝作害怕,結結巴巴地哽咽說道:“我、我不記得了……我隻記得那些鬼撲上來……咬我的胳膊,咬我腿……我要被咬死了……我……”

姬霧月不光說,還瞬間進入狀態,一臉驚恐,好似昨夜那個渾身浴血冷靜殺鬼吃鬼的人並非她一般。

表現得那叫一個真實可信,讓人憐憫。

李清流一臉的懊惱之色,連忙柔聲道歉著:“對不住對不住,姑娘彆激動,在下不問便是,不問便是。”

連聲安撫才讓姬霧月穩定下來,李清流擦了擦額頭的細汗,字斟句酌,試探地問道:“姑娘可還有家人?”

姬霧月搖頭。

李清流又問:“可還記得家在何處?”

姬霧月下意識想搖頭,又快速止住,細聲道:“家在很遠的地方。”

“既如此,姑娘先跟著我們吧。”李清流溫柔地笑了笑,道:“涼州鬼禍不平,姑娘回家之路想必也危險重重。倒不如先跟著我們,也好讓我們護衛姑娘平安。”

“……太麻煩仙使了吧。”姬霧月愣住。

大哥,她就是想快點離開青石城,離開你們這群玄門中人,才故意說家在遠方的啊。

李清流搖搖頭,道:“不麻煩,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啊……”姬霧月目不轉睛地審視李清流,可他眼眸裡的神色堅定,冇有一絲商量之地,隻好訕訕笑著,還要裝出一副十分感恩的模樣,道:“也好,小女子跟在仙使身邊,就不會再遇到那麼可怕的事情啦。”

“不會再遇的。”李清流篤定道,又快速轉了個話題:“敢問姑娘芳名?”

姬霧月怔怔道:“我叫五月。”

“五月……”李清流喃喃著:“霧月,姬霧月……”

“!!!!”姬霧月頓時緊張起來。

不會吧?不會吧!

剛打照麵就被髮現啦?

-清流的手很快喝完藥。李清藍滿意地點點頭,轉身離開。李清流將藥碗放回托盤端著,看著姬霧月憋著氣不敢動彈,眼珠子轉不停,輕聲提李清藍道歉:“五月姑娘彆怕,清藍她就是這個性子,但願冇嚇著你。”姬霧月搖搖頭,那張臉怎麼看都是被恐嚇住的模樣。李清流柔聲安撫幾句後,起身道:“你先好好休息吧,晚一點我再來給你送藥。”說完,大步朝門外走去。很快,姬霧月就聽不到腳步聲了。她撐著手肘緩緩坐了起來,望著門口二人消失的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