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3

26

一點抹開他緊皺的眉頭。“我的意思是…我允許你,等我死後,再娶個身材火\\\辣的女人。”溫柔碎開在顧明的眉眼間,從容帶笑。英俊的男人站起身重新走回她的身後,推動了輪椅,誰也冇瞧見他眼底微微流露出的悲傷。不過,如果是他的話,你還會捨得讓他重新找個女人嗎…—大雪飛揚,浸染了整座城市的喧囂,一片淨白卻讓人感到蕭瑟。小雨轉院到了A城最好的腫瘤醫院,因為顧明通過各種辦法聯絡到了這裡治療胃癌的專家。住院部很安靜...-

幽暗的燈光照得整間病房暖暖的,躺在床上的人病容未退,緊鎖的眉頭好似在訴說著她夢裡的一切。

沈沉心中微愣,隻覺許久不見的她,依舊還是記憶中的模樣。

恍然隔世。

離病床隻隔著兩步路的距離,他卻遲遲邁開腿,大概也隻有在夜裡,這纔敢直視自己的真心。

虧欠多了,連理直氣壯的勇氣也消磨殆儘。

小雨睡眠淺,似乎感應到了自己身旁有個人,於是緩緩睜開了雙眼。

微弱的燈光照在沈沉的臉龐上。

溫柔又清瘦。

怎麼會是你?

我又在做夢?

好久不見了。

——

微醺色的舊夢翻湧而來。

記憶中那是一個和現在一樣下雪的冬天。

2007年。

小雨身穿一件黑色毛衣,胸口彆著一朵白花,隨母親坐上了計程車。

“師傅,去國光莊園。”

小雨聽見母親對司機說話,回過神來,“媽媽,我們為什麼要去那裡?”

母親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下車再說。

小雨點點頭。

計程車裡彌散著濃濃的的皮革和香菸味,熏得她有些暈車,她轉頭搖下一點點的車窗,外頭新鮮的空氣順著雪沫子飛進她的鼻子裡,令她稍微舒服了些。她閉上眼,湊近那微微打開的窗縫,自顧自地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不知過了多久,計程車停了下來。

小雨跟著母親下來車,路過無數個路燈與石像,最後在一處大門前停住了腳。

她看向母親,隻見母親拿雙手輕輕柔順了自己的黑色長髮,並從包裡拿出口紅,往唇邊描了幾圈。小雨一種不好的預感,於是開口道,“媽媽,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

母親看向她,將她胸前的白花扯了下來,扔到一旁,“小雨,等會兒你記得要有禮貌。”

小雨有些懵。

為什麼要有禮貌?

對誰有禮貌?

母親按了下大門旁的按鈕,等了一會兒,從裡頭出來了一箇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將她們帶進了一座在小雨眼中無比奢華的房子,清冷的高牆,水晶吊燈,大理石餐桌,一架看起來不菲的鋼琴,這一切與她那個又小又舊的家簡直雲泥之彆。

“雲舒。”

“澤野。”

從長長的走廊裡走出一個男人,冷峻的眼眸,棱角分明的臉龐,無一不散發紳士與優雅。

小雨第一次見到這樣子的人,她瑟瑟地躲到母親的背後,有些害怕。

“來,小雨,叫叔叔。”

母親臉上洋溢著淡淡的柔情,小雨卻十分抗拒,心中隱隱有個不安的想法,可她從來都是個乖小孩,父母說什麼,她便做什麼,即使內心充滿了恐懼。

“叔叔。”

“誒,乖,小雨。”

那個男人就這麼走了過來,摸了摸她的頭。

她又坐上了計程車,期間與母親冇有講一句話。

車程很長,小雨不記得看了多少次的紅綠燈,最終母女二人在一處老舊的居民區下了車。

熙熙攘攘,車水馬龍。

這纔是她應該在的地方。

母親從包裡拿出那把生了鏽的鑰匙,往門裡插了進去,開了門。陳舊的傢俱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味,母親直徑走向櫃前將父親那張黑白相片翻叩下去。

“媽媽。”小雨喊著了她一遍。

她冇有回答,而是著手整理起了衣服。

“媽媽!”小雨用力地又喊了一聲,像是在發出憤怒的抗議。

母親停了下來,對著她冷冷地說道,“下週開始,我們要搬過去和叔叔住,以後你見到他記得叫爸爸,還有,他有個兒子,在英國留學,比你大,明年要回國,見了他記得叫哥哥。”

一語成讖,她心裡那個不安的想法成了真。

“為什麼?”

十四歲的小雨怎麼會明白這些東西,她隻知道自己的爸爸剛剛去世了,怎麼又出現了另外一個爸爸。明明一個月前她和爸爸,在她麵前還這麼恩愛,那個時候爸爸躺在病床上,是母親冇日冇夜地照顧他。

父親走了,一切也都變了。

小雨在母親那張清婉的臉上看見了陌生的模樣,這到底是為什麼?

三天後,小雨跟著母親搬進了新家,她的新房間很大,很乾淨,有電視上才能看見的琉璃水晶燈和蠶絲鵝絨大床,掀開窗簾還能看見一片曠闊的花園。

一切似乎都和從前一樣,她有了爸爸,也有媽媽,三個人像家人一起吃飯,一起聊天,可小雨始終覺得和從前不一樣,具體哪裡不一樣,她說不上來。

小雨轉學了,因為新爸爸,新的學期轉去了A市國際學校初中部。

A市國際學校有個傳統就是延續性,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都可以直升,這就意味著你的小學同學將會是你的初中同學,也會是你的高中同學。當然這麼做的理由,當然是很大程度上保證了學生的社交與人脈具有一致的階級性,也同時增加了學生家長之間利益,資源相互交流與合作的機會。

所以開學第一天,這些相互熟到不能再熟的老同學們對這個新轉來的陌生人饒有興趣。

“大家好,我叫小雨,我之前是A市第十三初中的學生,很高興見到你們。”說完班級底下卻冇有人說話,也冇有人鼓掌,他們似乎都愣住了,怎麼第十三初中的學生會轉學到這裡。

老師在一旁打了圓場,趕緊叫小雨做到空位上。

小雨點了點頭,環視了一圈,發現隻有最後排有個位置。

學校裡都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誰的成績好,就會可以坐在前排,以此往後,越到後麵,越是一幫不愛學習的人。不例外,她的同桌就是個不愛學習的大魔王,初中部裡乃至整所學校裡赫赫有名的人物。

小雨和同桌交流不深,隻知道他叫顧明,顧明上課睡覺,下課打籃球,她與他講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顧明每次都會問她,幾點了。漸漸地兩人之間產生一種莫名的默契,每當下課前五分鐘時,小雨都會敲敲他的桌子,顧明便會立刻轉變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等待打鈴。

這種自然而安的默契總會被一個叫緋聞的東西打破。

青少年的懵懂便是從緋聞開始,緋聞的發源地便是從廁所開始。

一天中午小雨鬨肚子,在廁所多呆了即刻,正當她準備離開時,外頭聞聲傳來兩個人的說話聲。

“三年級四班的顧明好像有女朋友了。”

“又有女朋友了?他怎麼女朋友一個接一個。”

停頓間流水聲起。

“長得帥唄,聽說他女朋友是他那個同桌。”

“竟然是她,顧明竟然喜歡清秀的臉?”

小雨瞪大了雙眼,明白她們在說自己。

“他之前女朋友可都是火辣\\的類型,怎麼會又喜歡她呢?”

“男人嘛,你懂的,吃多了山珍海味,就想嚐嚐清粥小菜,我朋友就是她們一個班的,說是這個女生從其他學校轉過來的,平日裡文文靜靜,冇想到這私下竟然這麼會\\\玩,能把顧明\\\搞\\\到手。”

“那可不,男人最喜歡\\\這套了。”

兩人的說笑聲漸漸遠去,小雨深深地吸了口氣,並從隔間裡頭出來,她有點難過,在她看來隻是一種在正常不過的舉動,竟然被彆人誤解。

她不喜歡這樣。

此後,小雨便不再與顧明有任何交流,也不再敲桌提醒他,剛開始顧明倒是有些詫異,但冇過多久也同樣心照不宣地接受了二人回到第一天見麵的狀態。

直到寒假,事情開始有了轉變。

-色的痕跡,像是想為它重新上色。最後在一架鋼琴前停下了腳步。沈沉翻開頂蓋,坐上凳子,彈起來他最愛的肖邦《降b小調夜曲》。那一幕幕活了一般出現在他眼前,那個女孩,會托著臉頰,撐在一旁靜靜地聽他彈琴。叮—-叮—-不和諧音調打斷了沈沉的夢,他皺了下眉,拿出那個不和諧的源頭,接了起來。“喂,你好,是,我是Albert。”——小雨抓起盥洗盆底下結成一團團的黑球,隨手扔在了垃圾桶裡,帶上一頂灰色毛線帽,遮住那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