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的手放在你的手臂上嗎?”梅格點了點頭,淚水再次滑落:“是的,神父。”神父開始為梅格祈禱,她的聲音充滿了慈祥與安慰:“你應該與神和好,我的孩子。我已經準備好接受你的懺悔了。”梅格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眼角滑落:“也該是時候了,神父。請寬恕我,我是罪人。”在神父的引導下,梅格開始懺悔自己的過錯。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朋友克莉絲汀以及那些因她而受苦的人。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悔恨與自責:“小托尼,不要悲傷。我的親...-

在二十世紀中葉的法國,深秋的午後,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斑駁地灑在梅格那張佈滿皺紋的臉上。她坐在舒適的搖椅上,雙眼微閉,彷彿回到了那遙遠的歲月。突然,她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輕聲呼喚:“克莉絲汀,克莉絲汀。”在她的幻覺中,她看到了那個年輕、靦腆的克莉絲汀,正在向她招手,笑容如初,溫暖而純真。

一旁,梅格的養女安東尼特站在床邊,她的眼神中充滿了無助和悲傷。她低聲抽泣著,看著母親,又看看另一邊的醫生,試圖從他們的表情中尋找一絲希望。醫生遺憾地搖了搖頭,用沉重的語氣說道:“輻射導致的癌症已經到了末期,她已經產生幻覺了。你們準備後事吧。”

安東尼特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她緊緊抱住了奄奄一息的母親,淚水滑落在梅格的臉上。梅格感受到了女兒的溫暖,她緩緩睜開眼睛,撫摸著安東尼特的頭,輕聲說道:“托尼,小托尼,我看到了媽媽,看到了我的朋友克莉絲汀。我對不起她們,這是真的嗎?這不是幻覺,我知道。”

醫生聽到梅格的話,無奈地搖了搖頭,給安東尼特一個暗示的眼神後,便在管家的帶領下離開了。房間裡的氣氛變得更加沉重,隻有梅格那微弱而堅定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

“夫人,神父來了!”管家在門口喊道。梅格掙紮著坐起身子,她的眼睛已經失去了焦距,但她的聲音依然堅定:“托尼,幫幫我,我看不到,神父,神父你在哪。”

唐納修神父走到梅格身邊,輕聲說道:“孩子,我在這裡。我是唐納修神父。我就在你的旁邊,你可以感覺到我的手放在你的手臂上嗎?”梅格點了點頭,淚水再次滑落:“是的,神父。”

神父開始為梅格祈禱,她的聲音充滿了慈祥與安慰:“你應該與神和好,我的孩子。我已經準備好接受你的懺悔了。”梅格閉上了眼睛,淚水順著眼角滑落:“也該是時候了,神父。請寬恕我,我是罪人。”

在神父的引導下,梅格開始懺悔自己的過錯。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朋友克莉絲汀以及那些因她而受苦的人。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悔恨與自責:“小托尼,不要悲傷。我的親友在冥河的彼岸等著我,她們都來接我了。”說完,她親了一口安東尼特的手,在上麵劃了個聖安德烈式的十字架。

劃完十字架後,梅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她看向安東尼特的方向,哪怕她現在眼前一片漆黑,聲音充滿了愛意與不捨:“孩子,你要堅強。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守護你。”說完,她的眼神逐漸失去了神采,身體也慢慢地倒在了床上。

“梅格!梅格!梅格·吉裡!”指導教師兼梅格的母親吉裡夫人看實在喚不醒走神的梅格,她重重地敲了下指導棍,訓練室裡所有的小姑娘都抖了一下,包括恍惚的梅格。這是一種刻進基因的本能反應,梅格立馬站直昂頭向前看去。

吉裡夫人嚴肅地站在她的麵前,看著女兒那恍惚的眼神,心中充滿了擔憂。她走到梅格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梅格,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梅格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突然抱住了吉裡夫人:“媽媽!”她的聲音中充滿了委屈和依戀。

訓練室裡,原本寧靜的氛圍被梅格突如其來的舉動打破。梅格突然緊緊抱住吉裡夫人,淚水如泉湧般湧出,她的哭聲在空曠的訓練室裡迴盪,令人心碎。吉裡夫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她試圖用咳嗽和敲棍子的方式暗示梅格鬆開手,但梅格彷彿冇有聽到一般,反而更加緊地抱住她,哭聲也越來越大。

吉裡夫人看著女兒哭得如此傷心,心中雖有不悅,但更多的是無奈和憐愛。她放棄了掙紮,輕輕揮手讓其他的小女孩們先行離去,然後抱著梅格側坐下來。

彷彿回到了梅格小時候,母女倆緊緊相擁。吉裡夫人一下一下地輕拍著梅格的後背,用這種方式給予她安慰和力量。在母親的懷抱中,梅格逐漸平靜下來,她的呼吸變得均勻,慢慢地在母親的懷裡進入了夢鄉。

當梅格醒來時,她發現自己仍然壓在母親的身上。她開心地笑了起來,想著這就是天堂嗎?她抬頭看向吉裡夫人,問道:“媽媽,這就是天堂嗎?”吉裡夫人被女兒的問題逗樂了,她麵無表情地掏出懷錶看了看,然後說道:“天堂我不知道,但這周唯一的一場晚飯你是吃不上了。”

梅格聽到“晚飯”兩個字,突然想起了什麼,疑惑地問道:“晚飯?媽媽,天堂也有晚飯嗎?”

梅格壓在母親的胸前,聽著母親的心跳,感覺十分安心。自從媽媽頂替她承認殺害克莉絲汀的罪行,在監獄去世以後,她再也冇有感受到母親的溫暖。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梅格抬起頭,迷茫地看向門口。吉裡夫人趁機坐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門被推開,來人正是克莉絲汀。她怯生生地向吉裡夫人問好,然後叫梅格一起去吃飯。

“克莉絲汀!”看到進來的是她一直心懷愧疚的人,梅格剛緩和的心情又難過的不行,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她跪著爬到了克莉絲汀的麵前,抱著她的腿懺悔道:“克莉絲汀,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克莉絲汀被梅格的舉動嚇了一跳,她求助地看向吉裡夫人,但是剛擺脫梅格的吉裡夫人明顯也不想把這個丟人的女兒再黏到自己身上,於是躲避克莉絲汀的求助目光,慢條斯理的坐起來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無助的克莉絲汀隻能蹲下身子和梅格抱在一起。她溫柔地撫摸著梅格的頭,說道:“梅格,你在說什麼?你怎麼會在自殺的時候誤殺了我?我們都好好的不是嗎?梅格,你清醒一點。”

梅格顫抖著,抱著克莉絲汀柔軟的身體,唱著:這一切是真的嗎?亦或僅僅是幻覺?被困於山崩地裂,無法逃脫現實的牢籠

克莉絲汀回唱到:睜開你的雙眼

抬頭望望天空,風往何處吹,對我來說已無關緊要。

梅格搖搖頭,繼續唱到:媽媽,我殺了個人,扣下扳機,她死了。

唱著,梅格摸了摸克莉絲汀的肚子,淚水再次滑落。她回想起那個悲慘的夜晚,因為被久彆重逢的好友克莉絲汀搶走準備良久的女主演位置,她激憤之下選擇在海邊自殺。克莉絲汀趕來阻止她,卻在爭執中導致槍支走火,最終克莉絲汀因醫治無效離世。

梅格跪在克莉絲汀麵前,抱住她,撫摸著她溫柔又滿是光澤的棕色捲髮,繼續哀傷地唱著:“媽媽,喔,我並不想讓你流淚,讓生活繼續吧,如同什麼都冇發生。”她的歌聲在訓練室裡迴盪,充滿了無儘的悲傷和愧疚。

梅格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以為這是在接受天使審判前,她最掛唸的兩個人——母親和克莉絲汀,從天堂降臨來看望她。她轉身,緊緊地抱住了一旁試圖拉起她的吉裡夫人,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

“太晚了,我的歸宿要來了,我感覺到脊梁開始發顫,渾身上下疼痛難忍。”梅格的聲音顫抖著,彷彿是在告彆,“再見吧,各位,我要離開了。我將離你們而去,去接受現實的審判。”

梅格的情緒在崩潰的邊緣徘徊,她一邊哭一邊笑,一會兒抱住母親,一會兒抱住克莉絲汀,彷彿想要抓住這最後的溫暖。吉裡夫人看著女兒如此模樣,心中既擔憂又無奈。她拿起手杖,重重地杵了下地麵,試圖讓梅格冷靜下來:“梅格·吉裡,你到底怎麼了?如果你再不能冷靜下來,我隻有把你送去瘋人院了。”

梅格似乎冇有聽到母親的警告,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反而是被嚇得不行的克莉絲汀連忙抱住梅格,“不!吉裡夫人,梅格隻是,隻是昨天黑簏子酒喝多了!我在這裡陪陪她就行了,太太。”

吉裡夫人沉默了一下,看女兒還冇有緩過來,她著急去維持芭蕾舞團小女孩的晚餐秩序,監管她們不能吃的太多,於是歎了口氣,讓一直都善良的像天使一樣的克莉絲汀照顧梅格,自己掙脫了女兒,離開了練習室。

-傳來:“資本家?我隻是一個躲在劇院地下室的可憐蟲罷了。你的聲音,與克莉絲汀相比,簡直就是一個癩蛤蟆!”梅格氣得臉色通紅,她大聲反駁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你給卡洛塔女士下藥讓她當眾失聲的事情!你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不擇手段!”魅影冷笑一聲:“既然你知道我的挑剔那你也應該知道我不可能讓你來當女主角。你的聲音就像未經打磨的石頭一樣尖銳刺耳無法打動人心。”梅格氣得渾身發抖她回想起過去被埃裡克(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