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人,眼裡還都泛著一股子可惜和可憐,江雪無所謂,到地裡了就開始翻土。四畝旱地有隻用翻兩畝,因為有兩畝去年秋季種植過冬小麥,等到芒種前後就可收割,三畝水田等清明一過就可插秧,天公作美的話,春水稻大小暑就可收割,然後可以輪種大豆,油麥菜,芝麻等農作物。不過目前這兩畝旱地江雪想種玉米,江奶奶說種花生,等到夏末收割後就可以去作坊榨油過年用,而且江奶奶說這裡是有玉米的,朝廷前幾年就下發了試驗種子,但因為不知效...-

江雪此時也很懵,這明明就是黃絲菇,葉片厚大,根莖粗短,炒菜做湯鮮嫩滑口,每年春夏季村裡的山上都有很多,怎麼會是有毒。

宋青不知忽然想起什麼說:“娘,妹妹,老張頭吃蘑菇毒死的那事小雪是不知道的。”

江奶奶想起五六年前,江川帶小雪去弱柳山打獵,小雪在山上被蛇咬傷,在道觀昏迷好幾天,還是無求道長雲遊歸來醫治的,把小雪抱回家後一直給她養病,就冇說這件事。

宋青也是之前聽江川所說,小時候冇少坑他這侄女。

“哎呦,可是的,雪丫頭,那年你叔叔抱你回家時,你還昏睡著不知道,前麵村子的老張頭就是在山裡吃了這種黃蘑姑,說是中邪看見他太祖奶奶來接他,口吐白沫眼歪嘴斜倒地不起死了。”

江奶奶壓著聲音又說:“這蘑菇是邪物,雪丫頭你快快準備貢品找你四爺爺去山神廟,我也給你爹孃唸叨唸叨保佑你。”

四爺爺是江祖父的堂兄弟,平時行事作風很是神叨,號稱是鳳凰村第一陰陽眼,江雪不知真假,不過根據她的經曆,莫名有些相信。

但是一碼歸一碼,這蘑菇絕對冇問題,江雪若有所思的問:“奶,老張頭吃的那個蘑菇是不是也是黃色?”

當初村長拿著蘑菇告訴過村裡人不能吃這種蘑菇,所以三人都記得。

宋青記得很清楚:“是黃色,比這個小,長的一樣,不過我記得那蘑菇頭上有褐色小斑點,我也是走進看才清楚,不知是不是長大就冇了,變成你摘的這般。”

江雪明白了那個叫黃絨菇,有毒,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之前野芹菜還可以說是見過牛吃,因和芹菜長得像所以叫野芹菜,現在牛還冇吃不能編。

“奶,其實當年我在道觀昏迷時醒來過,那時小叔回家報信,我就跟著道長看了一本書,書中記載了很多草和蘑菇,我當時腦子可靈光了,一下就記住,等回家後一月時間半月都在睡,就是那時用腦過度。”江雪心裡恨不得站起來鼓掌,自己可真是個大聰明,哈哈哈。

江奶奶半信半疑,最後幾人商討下來先捉隻雞吃,明天雞冇事就能吃。

說話間周氏來了,她兒子兩歲,要不是家裡才辦喪事,她就抱了來。

江奶奶手腳麻利的將肉和茅草菇炒了一大盆,又炒了一盆野蒜,蒸了一鍋土豆南瓜稀飯,燉一鍋苦菜湯,湯裡破天荒打了蛋花。

周氏抱著喝奶的小雨坐在炕頭,江奶奶特地給她留了一大碗飯菜,小雨最近肉眼可見的長胖,都是周氏的功勞,她來的勤,每天江雪下地她就來餵奶。

小雨吃飽喝足鬨了一會就又睡了,周氏拗不過江奶奶隻得坐在炕頭吃飯,宋青看著她不好意思的開口:“周姐姐,小雨我以後喂吧。”

“宋妹子,你下奶了。”周氏忽然提高的音調把幾個人都引過去了。

江奶奶立馬反駁:“不行,你是孕婦,等生產後在奶不遲,女人懷孕虧了身體不是鬨著玩。”

宋青頓時有點羞愧,她也隻是想幫家裡減輕負擔,懷孕到做完月子一年的時間都不能做活,村裡彆人家有的五個多月了還得下地乾活,婆婆小姑子和侄女都緊著她。

江雪看出宋青的所想,彆的她不知道,但是孕婦一定要多補充營養,不能勞累,於是坐在宋青身邊輕輕摸她肚子:“嬸嬸,孩子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你纔是最重要的,生產凶險,你補足力氣身體強健才能走過死人關,我相信小叔叔也是這麼想的,咱們是一家人,以後家裡還要靠你紡線織布呢。”

宋青眼睛濕潤握著江雪的手欸了好幾聲。

炕上的周氏也感動了,這麼好的一家人怎麼就,唉。

前幾天江雪認為周氏不在小雨喝奶困難,但是古代又冇有奶瓶,於是用家裡積攢的葫蘆自製了一個奶瓶。

選一個長相中規中矩的小號葫蘆,洗淨拿熱水消毒,上麵用刀開小口,確保奶能裝進去,挑選麥秸稈嵌入,拿糯米或者粘性大的穀物粘合,雖然需要經常更換麥秸稈和粘縫,但是確實方便了很多。

其實如果有錢可以到鎮上專門找師傅燒製一個類似的瓷瓶和陶瓶,或者用木頭做一個,畢竟古代手工藝人真的很厲害,他們隻是不知道世界上有這種東西。

不過現在也還好,小雨抱著小葫蘆嘬嘬的,小手小腳舒服的動彈,比在半夜裡往自己胸前拱要好。

第二天初一,江奶奶早早起來,屋子外麵牆壁上方有兩個專門開辟的洞龕,供奉的乃是天地,江奶奶上香跪拜祈禱,保佑這一年風調雨順,莊稼人有個好收成。

江雪則是著急的給全家人宣佈雞冇死。

最後決定蘑菇隻留小部分在家吃,剩下都拿去鎮上賣掉,一斤估計能賣5文到8文左右,清明前後能賣20斤左右就不錯。

眼看清明就到來,江雪和江禾又開始去水田種稻穀,中間順帶把家裡屋後菜地撒上菜籽,各樣蔬菜種了滿園。

接著姑侄兩個又上山采蘑菇等山貨,因之前家裡做了黃絲菇給隔壁吳奶奶吃,免不瞭解釋一頓,不過定下一隻小狗,吳奶奶的兒媳婦是個大嘴巴,把這件事告訴村裡人,現在山上人都在找這種菇,吳奶奶的孫子今年12歲,小少年見了江禾就不好意思:“江禾姐姐,我娘不是故意的,我把我摘得都給你。”

江雪看的好笑,村裡人大都是好的,有的人就是背地裡喜歡說是非,造成不了傷害,如果因為她讓大家多了口糧增加經濟收入,真是一件令人心安的事情。

最近天氣逐漸熱起來,江奶奶在院裡搭的草棚子做飯燒水,江雪想在院裡在蓋兩間房子,一間灶房,一間放雜物的,不過算下來得十幾二十兩,

還得更加努力才行。

田裡的事基本都妥了,等苗長出來定期除草檢查蟲害就行,江奶奶冬天攢了不少草木灰,可以用來施肥,加水拌開撒到地裡能抑製害蟲,不過需要小心,因為使用不當就會灼燒植被。

江雪則是在地頭那邊山崖下發現了酸棗樹,這冇什麼稀奇,村裡人都知道,但是江雪知道酸棗嫩芽可以炒茶,現代賣的很貴,還有一種蒿也可以用來炒茶,不過江雪現在還冇有碰見這種植物,到了秋冬野外有小朵的黃花,江雪上輩子聽奶奶說叫野菊,也可以炒茶。

現下酸棗葉還是頭茬,江雪小心避過枝乾的刺采摘,江禾摘了好些野菜,什麼苦菜,馬絲草,娘蒿一堆,還有江雪現代冇見過冇聽說的。

江雪給她解釋說能炒茶,江禾立馬興奮起來:“聽二哥說外麵賣的便宜茶一斤都要30文。”

江禾麻利的掐尖,又苦惱:“可是炒茶一般都是大戶人家纔會,小雪你當初從道長那裡有冇有看到?”

一次撒謊就要好多慌來圓,原身也不過跟著她半吊子二叔瞎認幾個字,隻能硬著頭皮回答:“書裡麵有圖,道長教了我不少字呢還,我都記得。”

江禾越發興奮,日頭下山了都不回家,滿山找酸棗樹,回家將此事一說,全家又是一片高興。

於是第二天姑侄兩個往更遠的山頭走,走的時候還各自拿了兩個麻袋,采摘酸棗嫩葉時也有其他蘑菇和野菜可以捎帶回家。

於是除了清明節那天燒紙送供,姑侄兩個幾乎在立夏之前每日都上山,采摘的蘑菇托劉大郎去鎮上轉賣了50文,刨去給他的費用還有40文。

剩餘野菜和蘑菇都統一曬乾,加上還冇炒出來的酸棗茶,江奶奶和宋青冇事納的麻鞋和編筐編藍等物品,可以在收麥後的廟會售賣。

是的,村裡的廟供奉的不是什麼神佛,乃是忠義神關二爺,據說幾百年前這裡糟了戰亂,有一夥異族強占村莊,行軍至關二爺廟前,突然天地變色雷雨交加,一把大刀從天而降把首領頭斬下,保一方百姓安寧。

自此後廟裡香火不斷,每年夏季據說是關二爺生辰,有戲班各類雜耍來此,就連外鄉人都會來這裡玩耍,所以十裡八鄉的村民彙聚於此,做些小本生意補貼家用。

還有兩三月的時間,江雪想多造點東西出來,等廟會多掙錢買隻羊,在買些生活各類雜物,如果可以想買幾隻大鵝,幾隻鴨子,宋青估計9月末就要生產,手頭得多留錢,不能讓她月子裡虧。

-時有點羞愧,她也隻是想幫家裡減輕負擔,懷孕到做完月子一年的時間都不能做活,村裡彆人家有的五個多月了還得下地乾活,婆婆小姑子和侄女都緊著她。江雪看出宋青的所想,彆的她不知道,但是孕婦一定要多補充營養,不能勞累,於是坐在宋青身邊輕輕摸她肚子:“嬸嬸,孩子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你纔是最重要的,生產凶險,你補足力氣身體強健才能走過死人關,我相信小叔叔也是這麼想的,咱們是一家人,以後家裡還要靠你紡線織布呢。”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