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夜嫁新娘

26

苟且保命,還要想辦法拆散男女主的感情。她隻能靠搶原女主的高光劇情占了身份,手段雖老,管用就好。一路步步驚心,才謀得了現在,馬上走完大結局。係統突然卡殼:【恭喜宿主即將完成任務,可惜還有一項突發任務未完成......】“突發任務?你們係統派發任務這麼隨機的嘛?”麵對質問,係統也逐漸疑惑起來:【是剛剛在神觀中觸發的......讓我查一查......】隨著嘀嗒數據的查詢聲,轎子逐漸被大霧包圍。濕冷的霧氣...-

初春入夜,雨絲伴隨著嘎吱轎輦聲,迴盪在神觀中。

“小姐,這雨勢小了,咱們要繼續上路了,免得誤了出嫁吉時。”

若不是為了躲避魔王的求親,想必這沈府的大小姐也不必偷偷在深夜出嫁。

一陣冷風從轎底捲了進來。

黎蔓蔓縮了縮腳,又扯緊蓋頭,才夾著嗓子應了一句。

現在是嫁與元皓哥哥,他乃一國之君,想必是及嚴謹的計劃過,纔想出了這招夜嫁來躲避魔王。

那魔王嗜血又狂妄,大家連停轎的地方都選在了神觀內,以求庇佑。

隨著轎輦聲消失於神觀,送親隊融入茫茫夜色中。

“......所以我現在是完成任務了吧,馬上就嫁給男主了,幫這個綠茶女配逆襲改命了。”

黎蔓蔓詢問著係統。

那時她還在給自己鍼灸試驗,不知道紮錯了哪個穴位,就穿到了這本古早言情《霸道國君強製愛》中。

身為原書中的綠茶女配,沈府不受寵的庶二小姐。

黎蔓蔓麵對著係統派發的任務,不僅要躲避女主黨的光環黑鍋,苟且保命,還要想辦法拆散男女主的感情。

她隻能靠搶原女主的高光劇情占了身份,手段雖老,管用就好。

一路步步驚心,才謀得了現在,馬上走完大結局。

係統突然卡殼:【恭喜宿主即將完成任務,可惜還有一項突發任務未完成......】

“突發任務?你們係統派發任務這麼隨機的嘛?”

麵對質問,係統也逐漸疑惑起來:【是剛剛在神觀中觸發的......讓我查一查......】

隨著嘀嗒數據的查詢聲,轎子逐漸被大霧包圍。

濕冷的霧氣將所有人都冷的打了個激靈,熟悉地域環境的轎伕發現,這好像並不是通往宮中的路。

驟然颶風吹落葉起,眾人被吹得東倒西歪,轎子也哐啷落地。

“有鬼!有鬼啊!”

“是魔王殺來了!快跑啊!”

隨著幾聲淒厲的嚎叫,眾人四散而逃。

黎蔓蔓掀開蓋頭鑽了出來,看著滿地的狼藉,問係統怎麼回事。

係統:【宿主,你好像離反派越來越近了......】

黎蔓蔓想起來,這反派大魔王,之前確是對女主沈若凝一見鐘情的。可她是女配黎蔓蔓啊,怎麼還來搶親。

係統還未回覆,隻見霧氣中散開了一道前路。

黎蔓蔓猶疑著,趔趄退了兩步,不敢前進。

抬頭便看見大片烏雲開始聚團,翻滾著雷電巨浪,一場狂風暴雨即將來襲。

還未思考定奪下來,身後猛然捲起一陣颶風,裹著她嬌小的身軀飛撲向前。

像是看穿了她的不情願,這風吹的猛烈至極,綴穗簪子打了滿頭滿臉,黎蔓蔓隻能緊緊抓著蓋頭,彷彿救命的稻草一般。

係統:【宿主,您現在好像離原書的大結局越來越遠了......】

廢話......黎蔓蔓一陣無語,嫁個男主怎麼這麼難,難不成自己被女主光環反噬了?

隨著風停霧散,她這纔看清,自己是被吹到了禁區。

這是城南邊封鎖的地界,傳聞大魔王的居身處。

城北乃皇宮重地,怪不得轎伕們都跑路了,道路確實異常。

黎蔓蔓試探著往前走了兩步,便看到了那棵參天巨樹,傳聞中養活了無數蠱蟲蛇怪,凡人走近都會被吸乾的恐怖存在。

“我是不是要死了......”

黎蔓蔓心覺不妙,大魔王怕是搶親搶錯人了,他又心儀嫡姐沈若凝,自己這個綠茶庶女落在他手裡,怕是不太好過啊。

係統:【有我呢。】

黎蔓蔓無語到極致,哼笑一聲,卻引得枝葉間的一抹紫影開始擺動。

像一縷輕風般瞬移而來,滯在空中,自上而下的打量著眼前的新娘,輕輕歪頭以示疑惑。

黎蔓蔓也終於見到了那銀麵獠牙紫煙衫的大魔王。

隔著麵具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卻發覺他意外的年輕,輕盈如一隻蝴蝶,捲毛髮尾隨風飄動著。

叮鈴,叮鈴。

見他腰際的銀鈴響的越發快速,風也卷的越發大了起來。

黎蔓蔓猜測,吹自己來的那陣風,應該也是他搞得。

突然,天邊傳來一聲悶雷巨響,引得大地一陣顫抖。那紫衫魔王迅速轉身,麵向不遠處的滾滾雷雲。

黎蔓蔓也被吹得站不穩,隻能去抱旁邊的粗壯樹乾。

似是與樹通感相連,大魔王也被這一抱惹得分神,就這一瞬間,一道巨雷劈下。

黎蔓蔓瞬間灰飛煙滅。

......

再次醒來,已是豔陽高照。

室外的陽光透過紙窗,映在臉上,黎蔓蔓不敢相信地摸遍全身,自己還活著。

室內嫋嫋熏香,雕花刻銀的香囊球正銜在一隻金鶴嘴中。

這是,自己在沈府的閨房。

重生了?!

離大結局隻差一步啊!怎麼會突然被搶親,又被雷劈了呢?

究竟是天罰她,還是大魔王在懲治她啊?

“係統你要怎麼說!”

係統:【額......這告訴我們,雨天不要在室外,尤其不要在大樹底下......】

“差評!我要給差評!你們是哪家公司開發的!”

黎蔓蔓逼著係統要說法,正抓狂中,卻被室外的一陣哭號打斷。

“小姐我求求你!真的不關我的事啊!”

黎蔓蔓聞聲,連忙悄聲貼近過去,將門紙戳了個洞,小心觀察著外麵的風吹草動。

隻見烈日下,丫鬟嬤嬤跪成一排,小蓮兒正淚漣漣的伏在地上伸冤。

似是沈府的大小姐沈若凝正在查問,問的是昨夜黎蔓蔓醉酒暈倒在院中,無人照顧導致暈厥不醒至今。

黎蔓蔓的貼身丫鬟小蓮兒辯解著,昨日端午,老爺給大家都放了一日假,自己去找親孃吳嬤嬤去了,並非失職。

那邊的丫鬟萍兒卻補充說,黎蔓蔓曾去過吳嬤嬤的房中,與小蓮兒有聚,出來時就是醉態了。

“那酒是老爺賞的,老爺端午去城南神廟裡祈福,賜給我們的罷了。”

吳嬤嬤搶著話頭,甩鍋保女。

城南神廟?黎蔓蔓暗暗思索,城南不是魔域禁區嘛。

“你藉著大小姐乳孃的身份,就能怪到老爺頭上,那我們確實無話可說了。”

丫鬟萍兒生平被欺負的最厲害,現在她們出了事兒,當然也是陰陽的最紮心。

“就是......她們再冤能有我們冤嘛。”

一時間大家都怨聲載道,邊吐槽著吳嬤嬤對他們的欺辱,邊偷偷用眼神瞄著大小姐沈若凝,等她的判決發話。

沈若凝被架著,隻能一直沉默,無論是拿老爺頂事兒饒了萍兒,還是看在吳嬤嬤的麵子上輕罰了萍兒,都要落下個為人不公的話柄。

她又是及柔弱寬容的性子。

“姑娘是最瞭解萍兒的,她年紀小又膽子小,不能也不敢飲酒。那酒是老爺賜的,我們哪敢輕易動。想必是二小姐一時貪玩,拿了去喝......”

吳嬤嬤趁機給沈若凝出主意,不能怪老爺,又不能怪自己的萍兒,那就推二小姐出去。

黎蔓蔓此時剛進沈家,不懂規矩又無勢力撐腰,空有個二小姐的名頭。

一個連姓氏都不給改的外室庶女,是最好的頂罪人了。

還記得剛穿進書中時,自己就已經被冠上小偷小摸的名頭了。

若不是靠搶奪女主的高光劇情加持,才慢慢淡化了這個形象。更彆提還有個拖後腿的係統,這一路走來實在是腥風血雨。

現下看來是找到源頭了,或許在原設定中,這件事就此了結。可是現在出了岔子,黎蔓蔓重生歸來,提前醒過來了。

而且就在門後偷聽,真是天賜的機會,馬上召開大會澄清。

沈若凝剛要讚同吳嬤嬤的提議,準備結束這次查問,隻聽砰的一聲,身後的屋門大開。

“你的意思是,我偷了老爺賜給你們的酒是嘛!”

眾人紛紛側目,隻見黎蔓蔓身著單衣,靠在門框上質問著。

她瘦削的臉龐被氣得圓鼓鼓的,長長的睫毛不停的上下紛飛著。

“不敢不敢,我們哪裡敢!”見勢不好,吳嬤嬤搶先解釋道:“都是我們的錯!都是我的錯!行了吧!”

好一副柔弱做作的派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對方仗勢欺人來了。

好在上一世,黎蔓蔓與她有過交手,最是瞭解這副做派,立馬轉頭去問蓮兒。

“小蓮兒你說,昨日是你拉我去你那裡的是嘛?”

見吳嬤嬤要開口,黎蔓蔓轉頭向旁邊殺了個眼色。

萍兒默契的過去按住吳嬤嬤,並捂住了她的嘴,向眾人警示道:“小姐問話,下人豈能隨意插嘴。”

“我......我是請您去吃了一些果子......”

小蓮兒小聲地辯解著。

“你說咱們倆都不在,我這院子裡進賊了怎麼辦。我就你這一個貼身的,你都冇考慮到嘛,這還不是辦事不利?”

“冇有冇有!我鎖門了!”

“哦,怪不得我進不來,纔去翻牆的。”

黎蔓蔓裝作恍然大悟狀,一句話直指問題關鍵,直接給小蓮兒定了罪。

“她倒是和親孃宿在一處了,可憐這二小姐連自己院門都進不來了。”

“如果不是翻牆進屋的話,二小姐也不會摔暈過去啊。”

眾人紛紛可憐起黎蔓蔓來了。

吳嬤嬤見狀忙看向沈若凝求助,沈若凝便轉頭安慰道:“可惜妹妹,若是冇有喝醉,便也能自己開門進來了,不至於受那些風寒......”

“對喔,我都醉成那樣了,小蓮兒怎麼冇扶我回來呢?”

黎蔓蔓又將問題的關鍵點了出來。

“就是,放一日假不假,可是她就這麼看著自家小姐醉著回去了。”

“從吳嬤嬤房到二小姐處,得有二裡地呢。”

眾人疑惑紛紛,到底是為什麼呢,小蓮兒從小長在沈府,親眼見吳嬤嬤如何操持事務,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我......我睡著了。”

“剛過晌午,正是往常忙碌的時候,你是睡著了還是醉暈了?.”黎蔓蔓不緊不慢地追問道:“還有,我纔剛進府,第一回去吳嬤嬤屋裡,怎麼就知道房內哪裡藏著雄黃酒了?”

事情一下子水落石出,這二小姐剛進府,路都冇認熟,所以老爺選了小蓮兒給她貼身服務。

無論是誰先拿的雄黃酒喝,這事情是發生在吳嬤嬤房中,這娘倆是都脫不開乾係了。

這下沈若凝也難替她們開脫了。

小蓮兒更是嚇得抖如篩糠,欲暈不暈著。

“暈倒了就拖進我房裡,剛好會一點醫藥鍼灸。”

黎蔓蔓提前預判了對方的行動,半恐嚇著,對方瞬間清醒。

“不好,吳嬤嬤暈倒了!”

薑還是老的辣。

小蓮兒見狀也跟著暈了過去,一下子暈了兩個人,沈若凝立馬要疏散現場。

黎蔓蔓見勢不妙,也跟著裝暈,死死壓在倆人身上。

沈若凝還在找下手的地方,要分開三人。見此情景,萍兒又哭著伏在了黎蔓蔓身上,求眾人快去請太醫來救二小姐。

幾個姑娘婆子堆成一團,院內哭叫大亂。

混亂中隻聽一陣虛弱的命令聲傳來。

“全部帶出去。”

語畢門外湧入幾個身形高大的黑衣壯漢,一手兩個人的提起,不一會就將人清散了出去。

是表哥沈無虞,沈若凝的忠心男二追隨者。

他本就是病虛身軀,來沈府找叔父養病的,卻記掛上了若凝表妹。

在得知男女主定親的訊息後,便急火攻心,咳血而亡了。

黎蔓蔓聽到他來了,便偷偷眯著眼睛來觀察起來。

那人依舊是微弓著背,站在那裡。

微風吹起他鬆散的髮髻,高高繫著未攏齊,馬尾般垂在右肩,夾雜著兩條白色的髮帶。

臉上的麵紗用來阻擋灰塵,紫淺色的衣衫,襯的他彷彿下一秒就要飄然消失。

上一世,沈無虞待黎蔓蔓是極好的,幾次救她於女主黨黑鍋下。

重生歸來,再次見到他,黎蔓蔓也有些恍惚,手下鬆了力,吳嬤嬤被趁機拽了出去。

“將她們帶去前廳,待叔父回來,交由他處置。”

沈無虞邊輕喘著,邊指揮著。

“表哥你快回去歇著吧,這邊亂得很。”

沈若凝依舊是那麼體貼溫柔,怪不得被沈無虞記掛到死。

“無妨......慢著!”

沈無虞急忙喝住去扶黎蔓蔓的手下,自己彎腰將人抱進屋去。

“表哥,蔓蔓的情況可好?”

沈若凝體貼地送上一杯茶水。

“......是受到了驚嚇,睡一陣就好了。”

沈無虞收回搭腕的手,思索良久,纔給了一個答覆。

而床上的黎蔓蔓其實非常清醒,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他,隻能繼續裝睡。

“不需要再叫大夫了?”

“你還信不過我了?”沈無虞輕聲安慰道:“咳咳......我是久病成醫,什麼疑難病症冇見過。”

“好,那我去看一下嬤嬤那邊,恐怕父親回來......”

“你去吧,這邊有我看著蔓蔓了。”

重生前唯一照拂過她的心軟表哥,最後卻為情所逝。

黎蔓蔓心想,若是他知道轎子裡的不是沈若凝,會不會心裡好受些。

如果當初早早跟他講過自己的計劃,他是不是就不會死。

黎蔓蔓躺在床上瘋狂覆盤著,剛準備轉個身,卻聽見耳邊一聲輕笑,立馬躺好再不敢動。

直至半夜,躺的全身都麻筋,想翻身都翻不動了,才驚覺自己好像是魘住了。

鼻尖依舊縈繞著那股藥香,說明表哥還冇走,黎蔓蔓心裡放鬆了下來。

她在黑暗中慢慢地嘗試,逐漸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臉上趴著一隻大蜘蛛。

啊!難道不是夢魘?是被這玩意咬中毒了?

那蜘蛛也被黎蔓蔓嚇了一跳,沿著蛛絲迅速爬了回去。

如若不是眼花,它好像是爬進了床邊那人的口中。

-不識好人心了。或許真的如他所說,自己是驚訝過度看花了眼,也有可能是以毒攻毒時,瞬間神情恍惚了。實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那就問問萬能的係統吧。係統:【宿主,資料顯示沈無虞並冇有什麼鬼怪方麵的記載。】“那他會不會是鬼上身啊?突然這麼轉性了。”係統:【宿主,上麵顯示您就是重生了,隻不過時間線比您穿書時更靠前了些,目前劇情並無任何問題出現的。】總之,被兩方拒絕的黎蔓蔓隻能先回小院去。偏這沈府又大,自己彷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