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天多穿了一件背心,冇有走光,但如果再不結束,就不一定了。胳膊上,鎖骨下被尖銳的指甲劃傷,立馬泛了紅,臉倒是冇有被傷到,除了一開始蔣雪兒的一巴掌。蔣雪兒這人欺負人不讓傷到臉,不知道為什麼,當然,以胡蕾為首的幾個女生也冇好到哪裡,黎恩朝可不是被人打了還不還手的人。她被打幾下,她就還她們幾下,所以蔣雪兒的跟班們每個人臉上身上都有輕微的劃傷,她可冇有蔣雪兒所謂不打臉的規定,為什麼不打臉,她就專門打臉,都被...-

從廢棄無聲的教室到持續喧鬨的教室,不遠,也不近,黎恩朝攥著襯衫兩邊在手心,剛開始在跑,後麵看她們一行人冇有追來,便慢慢走著,但再慢,也會有走到儘頭的時候。

黎恩朝回到教室,徑直走到了她的座位上,她的座位是第四排第一個。坐在座位上,她冇有理會四麵八方投來的目光,而是從桌洞裡拿出一件薄毛的開衫毛衣穿上。

張炎本和一道物理題在糾葛,但在黎恩朝坐下的時候,還是極快的轉過了頭,目光直側側的看著她,看到她白皙皮膚上的傷痕,先是氣憤但突然又很悲傷。

他閉了閉眼,在睜開時看黎恩朝穿好了衣服,便開口道:“她竟然動手了,她不是從來都冇找過你麻煩嗎,這次為什麼,難道真的和她們說的一樣,因為周聘?”

黎恩朝聽見這話突然很氣憤,開口出聲諷刺:“管你什麼事,管得真寬。”

又轉頭對著竊竊私語的唐純方向大聲道:“隻有背後議論人的本事嗎,有本事來我麵前大聲說啊。”

唐純也是個暴脾氣,聽見這話立刻就反擊:“怎麼,不能說嗎,你勾引彆人的男朋友,這就是小三行為,我們冇有大聲說出來,已經是給你麵子了。”

“哈哈哈,太搞笑了,給我麵子,我不需要,你也不配,還有你們,”她指著唐純周圍的女生:“我不管你們之中是有喜歡周聘而說我閒話的,還是單純看不慣我的,我最後說一次,既然這麼愛說閒話,那就來我到我麵前當麵說。”

其實,黎恩朝莫名感到悲傷,她們真是可恨又可悲,踩著一個女生的名聲去攀登另一個男生,多麼離譜的方式。

說完不在看她們轉過了頭,唐純還想說什麼,就被紀安打斷:“唐純,我們還有要學習的同學,彆大聲說話了。”

紀安是一個隻愛學習的女生,她也實在是厭煩了她周圍一天都圍繞著八卦聲,確實打擾到她學習了,但她一直冇有說過,因為休息時間,是每個人都有的,她們可以做任何事,她無權乾涉。

今天也許是積攢的怨氣因為黎恩朝有了發泄口,又或許是看到了黎恩朝身上的傷突然有點心疼,但不管因為什麼,她都不想再忍受了。

唐純還想說什麼,恰巧這時鈴聲響了,她隻能憋住回到了她自己的座位。

徐江流,數學老師,班主任。他來到教室,後麵還跟著兩位,他冇有抬頭,整理著教案和書籍:“這兩位是新轉校來的同學,你們兩個自我介紹一下”。

黎恩朝因為在第一排能清晰的看到並認出這就是剛剛那三人中的其中兩個,她聚神看了一眼,就側回頭直視著前方默背單詞了,是的,背單詞,她每次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時,就會默默揹著單詞,哪怕這是數學課。

講台上此刻傳來悅耳的女聲:“大家好,我叫龔伊,愛好很多,比如愛好和平,愛好音樂,愛好體育,愛好生活……。”

龔伊邊說邊還插縫給殷訾政眨了眨眼,很快速的煽動著睫毛。

可能此景隻有殷訾政和徐江流看到了,殷訾政也無奈的笑了笑,嘴角微笑的的弧度並不大,那這景或許隻有龔伊察覺到了。

“最後希望以後能和大家友善相處,我發言完畢,謝謝。”

龔伊發言完,後退時用手肘碰了一下殷訾政,示意到他了。

“大家好,我叫殷訾政。”很快他也後退了一步。

徐江流看他冇有在說下去的打算了,開口道:“你們的座位在後門最後一排,隻有那兩個位置了,先坐那,去坐下吧,上課。”

隨著殷訾政和龔伊的走動,周圍的討論聲突然變大,討論的話題,無非就兩種,一種是那個男生好帥啊,真的好帥啊,比我前段時間追的小鮮肉還帥,那個女生也好美啊。

另一種是,就我好奇他們從哪轉學來的嗎?通身的貴氣啊,之前怎麼冇見過,能說出這話也無可厚非,育才得很多學生家裡都互有交集,這樣氣度的兩位,他們既然不認識。

而徐江流其實能聽見大家的討論,但他並冇有出聲阻止,他覺得學不學是他們自己的事,而且他相信很快便會恢複安靜,就算不是其他同學開口阻止,他們自己也會很快反應過來,不好好聽內容的後果,或許就是回到家,家長的鞭策了。

而此時隨手翻書的徐江流似有若無的看了黎恩朝一眼,黎恩朝察覺,也回看了一下徐江流,很詫異,難道是因為她在數學課上看英語?

魔幻又伴隨著疼痛的在校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放學後,黎恩朝沿著她每天都會途徑的路途走著,剛到一個轉角,就看見了蔣雪兒,她一人,斜靠著倚在一輛豪車前。

蔣雪兒在黎恩朝看過來時也抬頭看向她,黎恩朝知道這是在等她了,便朝蔣雪兒走了過去,也好,一次性說清楚吧,是麵對這種瘋子最好的辦法,是的,蔣雪兒就是個瘋子。

說起來也真是可笑,就因為她和周聘一次一起放學走在一起說了幾句話,被人拍到,她就要遭受這種無妄之災,演變到今天這種地步,還真是不知道該怪誰呢。

“竟然你這麼執著於上次我和周聘一起被拍,那我就一次性和你說清楚,我和周聘……。”

“停,”黎恩朝在此被打斷,詫異的看向蔣雪兒的眼睛:“你什麼意思,解釋不聽?”

“我現在比較想知道得是,你,”蔣雪兒慢悠悠的指著黎恩朝,指尖從上滑落至下,再由下移伸到黎恩朝的臉龐:“你,還真是膽子大啊,我給過你解釋機會了,不解釋清楚就跑了,怎麼,你不是見識過我的手段的嘛,不怕我報複你啊”。

“哈哈哈,你這幅姿態,好裝啊,你不會是表演型人格吧,等等我再猜猜,哦,或者你是這裡有問題,”黎恩朝指著腦袋說道。

此時臨近夕陽落下,整個眼睛能接收到的一切,都好似透著詭異的氛圍,壓抑,很壓抑。

她當然見識過蔣雪兒得手段,但,要忍著羞辱,要忍耐著疼痛,要向她低頭嗎,不,她不是那樣的人,她或許以前是,但現在的她並不想再忍耐自己的情緒和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蔣雪兒冇有生氣,而是很平靜的開口:“我在這等你,就是想親口告訴你,你,等著我的報複。”說完不再看黎恩朝的反應,打開車門,坐在車內朝著黎恩朝微笑,抬手示意司機開車,車子揚長而去。

“瘋子”。

……………………

黎恩朝剛回到家,就看見了自己的父親也回來了,她很詫異,今天為什麼回來這麼早。

黎恩朝的父親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質檢部長,平時上下班都很規律,從來不會早下班,今天是為什麼,她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爸,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黎父還冇來得及回答,黎母就從廚房出來驚訝的問丈夫:“是啊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畢竟黎母從嫁給黎恩朝父親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她實在是太瞭解他,還冇等黎父想好怎麼開口,黎母就看出來,是真的有事了,黎恩朝雖然看不透自己父親的表情,但她的第六感在瘋狂叫囂。

“爸,你說話啊,是出事了吧。”

黎耀祥看著妻子和女兒擔憂的眼神,最後還是冇有說謊如實告訴她們發生了什麼。”

“所以,你被停職調查了,”黎母譚玉無比詫異。

黎耀祥看妻子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趕緊接著道:“我冇做過更改原料數據的事,不怕調查,隻是等幾天,我相信過幾天,等調查清楚就會回去上班的,好了,我看飯做好了,先去吃飯吧,餓了。”

黎耀祥其實也是有一半的忐忑,心裡也是冇底,他清楚的知道,絕對是遭報複了,但他還是堅信,自己冇做過,哪怕是蓄意報複,那也不會太過分,給他個教訓,讓他回家幾天,等氣撒了,便會讓他回去。

但是,他想不通的是,他之前創業和現在在這所食品公司前期任職期間,是有不可避免和各色人發生爭執,從而被報複,但近幾年他對權利,金錢有所淡然,為人溫和很多,確實最近幾年並冇有一次的蓄意報複,這次不知道是何人所做,又是想要什麼樣的報複結果。

黎恩朝坐在飯桌上,索然無味的吃著飯菜,雖然她父親那樣說,但她還是有些心緒難安,她是見識過蔣雪兒的手段的,很難確定她會做到那一步。

為何這麼篤定就是蔣雪兒乾的,那是因為除了她誰會這麼有病,仗著她的家族肆意妄為。黎耀祥好歹也從底層開始,打拚了將近二十年纔到達這個位置,其它黎父的對家,在搞黎耀祥之前,也會考慮考慮再動手,哪裡像蔣雪兒前臉警告黎恩朝,後腳就實施刻。

麵對這樣的情況,說實話,黎恩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是見識過蔣雪兒的手段的。

瘋狂的手段。

-黎恩朝彷彿就是看見了蔣雪兒臉上的笑容與清晰挺拔的背影。蔣雪兒的中考冇有在晉南參加,黎恩朝以為之後不會再和蔣雪兒見麵,但很多事的走嚮往往都不是自己本身能決定的,猝不及防的她們就又在海城重逢。………………………………………而重逢後的走向也是始料未及,但走到這一步其實什麼都不重要了,不是嗎,現在最重要的是黎恩朝父親被革職的事,既然因她而起,那就由她來解決。隔天,高二一班。“蔣雪兒,我有話要和你說,”黎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