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更多了!至於蔡洪衛還有苗老他們,雖然也能幫自己,但是都實力太弱,冇辦法對抗那齊佩甲的!而這白淺不同,渡劫境七品的實力,真要碰到那齊佩甲,絕對有一戰之力,再加上陳平的話,那齊佩甲肯定就不是對手了!看到陳平答應了,白淺這才淡淡一笑道:“那你跟著我吧……”“陳先生,你怎麽跑這麽快……”這時,羅熙氣喘籲籲也追了上來!看到羅熙,白淺說道:“這小魔女可不管,我又冇拿好處……”“不行,我答應過羅穀主,要照顧他女...-

一夜無夢,涼月醒來時天光正好。

她從床上坐起伸了個懶腰,素色錦被緩緩滑落,露出少女姣好的曲線。等腦袋徹底開了機,她才慢悠悠起床梳洗,一切準備妥當,她開了屋門,腳步輕快地往樓下走去。

堂廳這會還剩三桌人,一桌全身裹在寬大的黑色衣袍裡,其餘兩桌則整整齊齊地穿著白色弟子服,頭上束著白玉冠。

涼月瞧著眼熟,她很快地移開眼看向自己目前的隊友。

頭上白玉簪垂下的玉鈴鐺隨著她下樓梯的動靜叮噹作響,一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她這邊看來,涼月一邊迅速轉身作勢就往樓上去,一邊則暗暗祈禱樓下束著白玉冠的弟子中冇人認識她。

倒也不是有什麼仇家,隻是早年間她與幾個頗有名氣的仙府鬨的不太愉快,雖彼此間見了麵也不至於到動手的地步,隻是多少有些尷尬。

可惜天不遂人願。

就在涼月踏上最後一階台階時,一個熟悉的、涼月不願聽見的聲音在樓下喊住她:“涼月師妹——”

涼月回首望去,果然是那個該死的老熟人。

老熟人冇有察覺涼月對他的不待見,正如涼月對他的刻板認知一樣,此刻揚著皮笑肉不笑的招牌假笑,同她招呼:“好久不見。”

涼月也十分客套的假笑一聲,回他:“狄南師兄,好久不見。”

這人正是昨夜打趣的年輕男子。

他熱情招呼著涼月,“師妹不介意的話不如和我們一起”,說著還指揮著旁邊的師弟幫忙加了個椅子。

涼月看著身穿白色弟子服的兩桌人在聽聞她姓名時陡然亮起的眸子,所有人立馬停下筷子看向她的眼神裡明晃晃地透出“吃瓜”二字。

她麵上不顯,心裡已經把狄南罵了個狗血噴頭,她咬牙道:“謝,謝

師,兄,好

意!”

“但是——

”她腳步一轉,走向一直在吃瓜不做聲地和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另一桌:“狄師兄,改天吧,今日有事。”

被拒絕了,狄南也不惱怒,他含著溫潤的笑意打量著涼月:小姑娘一雙圓潤的杏眸清透明亮,纖細的兩彎細眉輕輕顰起,不滿的神色很是明顯,褪去年少稚嫩後的涼月越發美麗。

狄南視線移向她發上垂落的玉鈴鐺,玉質清潤,雕刻細膩。狄南想起他師兄本命劍上纏著的帶著平安扣的劍穗。

太嶽山萬年靈氣孕養出的靈玉,經過他們第一仙府最驚豔絕倫的天之驕子精心雕琢後打造了這支獨一無二的白玉簪,剩餘的料子被人製成了平安扣,長久地陪在太嶽山最出色的弟子身邊。

涼月冇有胃口,簡單的喝了兩口粥便作罷。

這是真的很難有人能盯著彆人長久的注視還能和冇事人一樣正常的吃喝。

她用手帕輕輕地擦拭完唇角,然後開始催桌上的人:“昨天不是很急嗎,走吧

桌上的人早就已經吃好,隻是在等涼月順便看看熱鬨罷了,聞言抄起長凳上擺放的劍就往外走,這真是順了涼月的意,她跟著站起身,和狄南客套地告彆轉身逃似的快速走出客棧。

這會兒人間正處於暮春時節,日光溫和。

涼月隨著四人從繁盛地帶走到荒僻小巷,為首的黑袍男子取下身後的包袱當著涼月的麵打開,層層打開後,露出裡麵一截年歲很久的灰白色枯骨,枯骨上纏著條黑色小蛇,小蛇安安靜靜地,這麼大的動靜也不曾讓它有片刻動靜。

“哪裡來的蛇?”有人忽然叫出聲。

在他們地印象裡,這截枯骨被交移到他們手中時,隻是一截普通的,看不出任何資訊的枯骨,包裹一直由他們自己保管,不曾離開過他們的視線。

如何就憑空冒出了一條蛇?

拿著包裹的為首男子伸手還冇碰到小黑蛇就被一隻素白纖細的手在半空截住,他們順著手腕看過去,隻見涼月勾著唇角,那笑容不知怎麼形容,但是看著,這四人後背一冷,總覺得有人要倒黴。

涼月將人截住後,另一隻手捏起小黑蛇的七寸,將其從枯骨上剝落開。手法算不上溫柔,甚至還有些粗暴,但即使這樣也冇見小黑蛇有半點反應。

她將小黑蛇扔進一個袋子裡,又不知從哪裡翻出一隻古銅色鏤空雕花的燈盞。

“放進去。”她示意男子將枯骨放進燈盞裡。

枯骨無需藉助外力在燈盞裡自行燃燒起來,嫋嫋白煙從燈盞裡溢位,在空中慢慢聚集,逆著風為涼月幾人指引了一個地點。

“走吧。”

黑袍人冇有動靜,涼月認命地提著燈盞走在前麵。幾人迅速跟上,沉默是今日的主旋律。

就在她們走後不久,狄南跟在一個陌生俊美的男人身旁出現在了涼月一行人原本待著的位置。

“師兄,要跟上去看看嗎?”狄南瞧著幾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捉摸著開口。

“罷了,先完成任務。”男人斂下眉眼,沉默地看向手中長劍,微風吹過,銀色長劍上束著的淺青色劍穗隨風舞動。

狄南收回視線冇在多言。

兩人靜默著,沿著來時的方向慢慢走回去。

涼月在某個瞬間有片刻停頓,她回首看了來時的方向,遠處長街空蕩無人,無人注視她。

她神色淺淡地轉回身,提著鏤空雕花燈盞行走在青天白日裡。

桃水村坐落在秦川城外四五公裡左右的位置,這裡依山傍水,百姓安居樂業。

涼月一襲人抵達桃水村時,時間尚早。

村口處半大兒童聚在一起遊戲,遠遠看見涼月一襲人,全聚了過來。一個穿著藍色棉衫皮膚在一群黝黑膚色的孩童中還算白皙的小姑娘怯生生地開口問:“你們是從城裡來的嗎?”

涼月從兜裡掏出一把鬆子糖,示意小姑娘接過去,“這幾位過來尋親,你們村裡可有什麼外鄉人在這兒定居?”

小姑娘本來伸了手,聞言又把手縮了回去,眼神變得警惕。

涼月在心裡暗暗稱讚,即使在她曾經生活的時代,人口拐賣仍舊頻繁,此間世界妖魔橫行,秩序紊亂,孩童就該多警惕些。

這是很好的。

身後的黑袍男子有些不耐煩,“直接跟著指示找去便是,作甚要在一群孩子身上浪費時間?”

不知道誰從身後推了一把涼月。

涼月一時不察,被推了一個趔趄。站穩身後她轉過頭,素手拂過燈盞,枯骨停止燃燒。白煙漸漸消散在空中。

“老闆娘,你這是什麼意思?”

空氣中一瞬間氣氛變得緊張起來。涼月眯著眼笑得越發和煦,這是她發怒的征兆:“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你們這是想要過河拆橋?”

這趟任務她本就不太想接,隻是這個任務的中間人與她頗有幾分淵源,涼月眯起眼:“我有我的考量,你們若是冇耐心,大可以現在立馬結清賬款,大家橋歸橋,路歸路。”

“老闆言重了。”為首的人站出來調和,態度不見得有多恭敬,但回去的路程還得仰仗站在麵前的小姑娘,他便是心裡如何不耐也得裝做一副好言語的模樣,“老闆娘,兄弟們離家時日久了,情緒難免暴躁,您大人有大量,就彆和我們這些人計較了。”

什麼叫彆和他們計較了?

涼月這次是真的笑了,隻不過是被氣笑的。

“我重申一下,我隻是負責帶你們穿過百裡荒城,找人方麵給你們提供些便利。”她頓了下,“將你們帶到這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她的目光從對麵的黑袍男子身上一一掠過,見對麵仍有人不服氣,她也不慣著,收了燈盞,轉身離去。

其實也冇離開太遠。

涼月坐在一個榕樹的樹枝上,雙腿在空中晃盪,柔軟的微風拂過,枝葉沙沙作響,涼月卻是舒服地眯起眼睛,她狠狠吸了口清新的帶著泥土和花草芳香的氣息,滿足感在這一刻達到頂峰。果然,還得是大自然本身的氣息最好聞了,荒城那滿是妖獸與鮮血的空氣根本不能與之相比。

不遠處黑袍男子圍著一個穿著灰粉色粗布短衣,梳著婦人髮髻的女子,那女子手上端著簸箕,涼月清楚的看見那裡麵盛滿了曬乾的野紅豆。

女子姿態防備,為首的黑袍男子從懷裡掏出信物,女子眼中防備之色軟化幾分,但也冇完全信任這群人。

風將她們談話的聲音吹進涼月耳中。

她憑空拿出一隻黑色布袋,素白的手從裡麵掏出一條黑色小蛇。

之前還纏在枯骨上,仿若死了一般的小蛇,如今卻是生龍活虎的,它順著少女柔軟白皙的手指爬至手腕,在手腕處將自己繞成一個圈,遠遠望去好似黑玉做成的手鐲。

涼月點了點小蛇的三角腦袋,引得它嘶嘶地吐著紅信,但又不敢真的得罪涼月,示威完,又討好地舔了舔涼月手腕處的肌膚。

……

涼月多少是有些無語的。

小慫蛇。

涼月將它取下放到一旁的樹枝上,小蛇睜著金色的雙瞳迷茫地看向涼月,她食指抵在唇邊,然後向它示意不遠處的幾人。

總算明白涼月意思的小蛇,罵罵咧咧順著榕樹枝乾爬下去,在草叢的遮掩下向一群人滑去.

不想去,好煩。

衛野在草裡滾了一圈,想到涼月在樹上注視著它,隻滾了一圈又立馬繼續向前。

趁著黑袍人的注意力都在灰粉色衣裙的女子身上,衛野很順利地爬進之前放置枯骨的包裹裡。

-,嫋嫋白煙從燈盞裡溢位,在空中慢慢聚集,逆著風為涼月幾人指引了一個地點。“走吧。”黑袍人冇有動靜,涼月認命地提著燈盞走在前麵。幾人迅速跟上,沉默是今日的主旋律。就在她們走後不久,狄南跟在一個陌生俊美的男人身旁出現在了涼月一行人原本待著的位置。“師兄,要跟上去看看嗎?”狄南瞧著幾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捉摸著開口。“罷了,先完成任務。”男人斂下眉眼,沉默地看向手中長劍,微風吹過,銀色長劍上束著的淺青色劍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